文化呼伦贝尔

蝙蝠侠大战超人:好好打架,别瞎想!

来源:JunJunTalks    发布时间:2019-04-27 08:08:25

#少许剧透,文中用橘色横线标出~~~#



作为超级英雄两大阵营,漫威英雄这些年的风光应该足以让DC宇宙的正义联盟老兄弟们摩拳擦掌。华纳公司自己不争气,失了先机,正义联盟的电影计划一推再推,搞得DC宇宙的英雄一直在漫威英雄面前稍逊风骚,后来好死不死的,他们整出一个试水之作《绿灯侠》,结果恶评如潮。


绿灯侠不知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不炫酷,可能他真的不适合作为一个试水的先遣队员。


从“绿灯”两个字到无数个绿灯侠组成的“绿灯军团”再到他们最终的组织“七灯军团”都让我想起一些故人。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什么的~


没错,每人一个颜色的法宝,关键时刻发挥致命威力什么的↓你敢说你不认识我们国产的、来自HL宇宙的七色军团吗?


什么?你不知道什么是HL宇宙?

跟我念:葫芦娃~~葫芦~~HULU~~


有人旗开得胜,有人错下一步,就错过了一个时代。在漫威给我们洗脑之前,明明DC宇宙的英雄更有知名度,超人&蝙蝠侠随小时候的正大剧场深入人心,我们认识钢铁侠还没几年,认识超人却像有一辈子了。


下图就是我的“初恋”超人,克里斯托弗 .里夫扮演的1978年《超人》,他后来很不幸的瘫痪,如今已与世长辞,但我不会忘记他。


就告诉我帅不帅!!




穿红内裤外穿还能比他可爱的你告诉我还有谁?!还有谁?!



今年,DC拿出了杀手锏:《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这部电影带着一股“再不拿出来就赶不上了”的激动,一次性奉献两大超级英雄元老级人物,这是华纳试图一战扭转多年颓势的终极大招。

 

别人先占了的山头自然要追求一个“后来者居上”的效果,所以,和漫威诙谐幽默、单纯直白的战斗风格不同,华纳公司从2013年的《超人:钢铁之躯》开始,就为DC英雄电影选择了一条现实主义的悲情英雄道路。


当漫威英雄们聚在一起插科打诨顺便拯救世界的时候,正义联盟的超人正在“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的哲学问题里日省吾身。当漫威英雄在任何危机面前都不动摇他们星条旗永不落的美国精神的时候,正义联盟的蝙蝠侠已经在为真我本我的问题里怀疑世界了。

 

所以复仇者联盟用各种炫目的战斗装备从头到尾痛打敌人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忘记他们为什么而战,因为那不重要,但《蝙蝠侠大战超人》一上来就是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色调灰暗的“众生皆苦,超级英雄更苦”的冗长叙事。


扎克·施奈德是当年《300壮士》的导演,大约是在指导《超人:钢铁之躯》的时候,和担任编剧的克里斯托弗·诺兰(同时也是“蝙蝠侠三部曲”的导演)擦出火花无数,所以他在“蝙超”中,卖力地延续暗黑英雄的格调,


这是一个蝙蝠侠日渐衰老、敏感多疑、困在童年阴影中无法自拔的黑暗年代,

这是年轻的超人在俗世的怀疑与崇拜中彷徨迷失的混乱年代,



为了表现人物的悲情,导演捡回了在《
300壮士》中就被诟病过的“慢镜头痴迷症”,当年斯巴达的三百壮士几乎是慢动作打完了整场战役,现在蝙蝠侠每隔十分钟就被慢放一次、外加一段买一赠一的噩梦闪回,超人的红披风迎风招展的慢镜头都能截出一首mv来,滥煽情到令人发指。


导演从《守望者》开始就一直在探讨一个哲学问题:超级英雄监督这个世界,那谁又来监督超级英雄?

 

这一次,蝙蝠侠鞠躬尽瘁地呐喊:全放着,让我来!


虽说电影的基础是故事,理想境界是艺术,最高境界是哲学,没人会反对给超级英雄电影添加些人性思考,但在漫长的文戏结束以后,终究还是要把世界化为一片火海,那一刻,我们遗憾地发现,‘蝙超’构造故事的能力并不比复联高明,甚至因为前面的故作深沉而显得更加胸大无脑——


蝙蝠侠和超人因为误会而拖着过于硕大的肌肉笨重地互殴着,超人危机时喊出了母亲的名字,蝙蝠侠虎躯一震:什么?!我妈也叫这名!

 

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这不是琼瑶,他们不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弟!


超人的女朋友还嫌不够解high,毅然跳出来劝架,丫居然还有一个充分的理由:既然大家都是爱妈妈的孩子,就别打架了好不?


超人&蝙蝠侠:好嘞!


一场世纪大战这么草率地化敌为友了,但这不是终结,有些事压根不能细想。

无所不能的超人在拯救地球的大战中都能分神感应到女朋友的危险,临时抽空过去救场,但到了自己的妈妈身上,他居然被一帮愚蠢的绑架犯威胁了?!


自从诺兰版的“黑暗骑士”之后,蝙蝠侠悲情的自虐狂英雄形象就深入人心,他的童年阴影一辈子没好,还要用“不杀人”的正义准则来自我约束,一辈子活在痛苦和挣扎中,活生生应了那句话:他什么都有,可他不快乐啊不快乐!

 

众多蝙蝠侠的版本当中,我必须说我还是最喜欢我们悲壮的自虐狂先生贝尔演的蝙蝠侠↓


他颠覆了1989年版蝙蝠侠带给我的“蝙蝠侠是个胖脸大叔、还有一个弱智女友”的童年印象↓



也解除了乔治克鲁尼带来的《蝙蝠侠与罗宾》的噩梦。


乔治克鲁尼也算一代帅叔,

他后来说去演这版蝙蝠侠是人生最大的错误,悔不当初、咬牙切齿——他确实该恨,这两颗乳o头毁了一世英名↓


于是现在问题来了,本阿弗莱克长这么帅,还有啥不满意?



本叔说,我当导演拿过金球奖呢,《逃离德黑兰》看过没,哥真的懂行!

但是怪了,这叔一演戏就不对劲。


《消失的爱人》里的这个【若有所思脸】几乎可以概括他80%的演技↓



另外的20%基本用皱眉脸概括↓


但《消失的爱人》正好适合他这样的演技,一个木讷、小自私、蠢巴巴的温吞水帅哥,可蝙蝠侠就不能这么演了。


这个戏演技出问题的其实不止他一个,反派杰西·艾森伯格扮演的癫狂富豪在酒会上那场故作神经质的发言也让人浑身难受,敌人,决定了超级英雄的高度,但不是每个人都演得出“小丑”。



其实这事很明显,每个演蝙蝠侠反派的人都觉得自己要和“小丑”一样神经质才算懂戏。1989年,“好莱坞提名奥斯卡最多次”的老戏骨杰克尼克尔森演的小丑癫狂而荒诞,


后来,希斯莱杰演的小丑那种纯粹的对恶的沉迷让人不寒而栗,



现在年轻人来了,卖力演一个“看哥们够不够神经质”的空洞人物,这事一半怪编剧写的台词没劲,一半怪演员自己,小哥还是naive,不是说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说话忽喜忽怒就叫神经质了,反派还真不是这么“演”出来的。



两个大肌肉男亲自下场打架给我们看,老炮儿教小炮儿学做人,一句话能说清的事两人哼哧哼哧打得头破血流,最后爆炸精和CG狂魔生了个孩子,在大结局炸足半小时,我却只记得神奇女侠和她的性感战袍。


超人和蝙蝠侠后来怎么了?说好的亦师亦友、亦敌亦友都去了哪里?我只记得蝙蝠侠摘了个洗脸盆样的东西把超人一板拍晕,然后用链子抡着他玩大转盘练二头肌来着……


肌肉练太大会影响脑,这是本片最一针见血的地方;就连最好大喜功的中国观众也会对毫无新意的爆炸场面感到厌烦了,这是最让我欣慰的地方;最后,本片最哲学的问题是:对女朋友的危险有心灵感应,对老妈为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