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大家 | 为毛泽东做手术的国医大师

来源:jsrmcbs1953    发布时间:2019-08-02 18:24:01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崄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工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
——(唐)孙思邈《大医精诚》

唐由之  1926年生,浙江杭州人,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名誉院长。在继承传统中医眼科治疗方法的基础上,发明了“白内障针拨套出术”和“睫状体平坦部滤过术”,获国家科学进步二等奖,享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神秘病人

农历甲寅年腊月初的一天,时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眼科负责人、主治医师唐由之,接到上级紧急通知,到解放军305医院参加会诊。
 
会议室里医生很多,气氛也有点不同于以往,唐由之环顾会场,感到有些纳闷。怎么这次参加会诊的医学专家有几十位?除了眼科,还有心脏科、呼吸科、皮肤科、神经内科……专家云集,涉及的学科之多、规格之高,前所未见。
 
通常的会诊,就是讲讲病历、看看病人。可这次会诊与以往不同,不仅专门安排工作人员系统性地报告病人的全身情况,还不让看病人。就连在病历中最基本的患者信息都隐瞒了,没有姓名、没有籍贯、没有职业,只告知性别为男性以及大致的年龄。
 
眼科专家组经过讨论,意见很明确——这位病人的眼睛患有老年性白内障,一般老年人都容易得这个病。病人的视力很弱,只能够模模糊糊看到眼睛前面伸出来的手指或几个大字,眼科医生们提出视功能也需要检查一下,另外除了这个病以外,眼睛还有其他什么病没有?这个神秘病人的白内障,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处于哪个阶段?不进行进一步的检查,还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重要任务

1974年,当人们还习惯于在新闻纪录电影里看到熟悉的毛主席时,并不知道他因为患有白内障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看不清东西了。如何为主席安全稳妥地治疗眼睛,成为党中央的一件大事。
 
晚年的毛泽东,在批阅文件和读书时一般不佩戴老花镜,而是借助一把手持放大镜。毛泽东酷爱读书、嗜书如命,总是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看书、学习。但是自1974年下半年起,毛泽东罹患的老年性白内障,病情发展速度加快,双眼视力迅速变差,视物模糊。之后,即使用放大镜也已经不能够批阅文件和读书了,只能依靠身边的工作人员念给他听。日益加重的眼疾,给日理万机、凡事习惯亲力亲为的毛泽东,带来极大的苦恼。
 
毛泽东晚年依然手不释卷

1975年春节前夕,唐由之等5位专家分别在杭州为毛泽东做了细致周密、科学严谨的眼部检查。唐由之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使用的专业仪器,其中有些还是从北京专门空运过来的,比如检查角膜、晶状体时所使用的裂隙灯就是305医院那台900型进口设备。
 
专家组根据检查结果,同时针对病人的具体情况,经过认真讨论后,一致认为主席双眼的白内障已经处于膨胀期,尤其左眼已基本失明、接近成熟期了,要复明就必须进行手术。具体选择哪一种手术?是西医的手术?还是采用中医、中西医结合的手术呢?五位眼科专家讨论来讨论去,还是难以抉择。
 
因为在讨论病历时专家组就已发现,毛泽东除了眼疾以外的其他疾病,成为横亘在手术面前的一大障碍,成为选择手术治疗的方案前不能不慎重考虑的重要因素。

 两种手术方案

回京后,唐由之等即被有关部门安排住进了中央保健局中南海门诊部。
 
中央保健局在中央直属的华北招待所设立了临时手术室和病床,并从北京社会福利院接来十几名老年性白内障病人,安排张晓楼教授带领西医治疗组、唐由之带领中医治疗组,分别实施西医冷冻摘出术和中医白内障针拨术,对西医和中医两种白内障手术的过程及临床效果进行观察。同时考察手术主刀医生和辅助人员的专业技术、心理素质、对术中突发情况的应急处理能力。西医组张淑芳主刀,周佩蓉担任助手;中医组唐由之主刀,高培质担任助手。

当时不仅要求两个手术小组,将每天、每例病人的术中、术后情况,写成简报,向上级报告,同时还要求同仁医院将张淑芳所做病人的术后情况及疗效进行总结;要求广安门医院将唐由之所做白内障针拨术病人的术后情况及疗效进行总结;都写成汇报材料上报。最终,这些资料都汇总、递交到周恩来总理的案头。

唐由之为病人诊治中

6月份的北京,天气已渐渐有些热了。一天,解放军305医院李院长把唐由之、高培质请去,并转告他们:中央有关领导同志提出给毛主席做左眼白内障针拨术治疗。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唐由之、高培质既兴奋又紧张。李院长问唐由之对手术有多大的把握?唐由之经过慎重考虑后,没有坚持在政治局会议上相对保守的85%,而是不留余地的把手术把握性提到了95%。

 不辱使命

从首次会诊起,到中央决定由唐由之主刀为毛泽东做左眼白内障手术,已有200多天了。毛泽东左眼的白内障病程也进入成熟期,已完全具备了手术条件,全身其他疾病经过调理也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为防止手术中及术后出现意外,中央有关部门指定相关专家,专门组建了医疗组,成员是:张淑芳、唐由之、张晓楼、吴旭东、高培质、周佩蓉、张庸敏、张菊敏等。
 
唐由之等把手术室设在了毛泽东的书房,一方面是因为这里距离病人的卧室很近、行动起来比较方便;另一方面是因为唐由之希望熟悉的环境能使病人感觉安心、放松,以松弛的状态进入手术。手术的器械入场了,全部都是唐由之先前按照周总理的指示,在上海、苏州专门定制的国产货。
 
毛泽东居住和办公所在地中南海游泳池

紧张忙碌的手术准备工作完成了,手术室里助手、护士、监护人员都已就位。
 
这时,唐由之和张玉凤一左一右搀扶着毛主席,从卧室出来走向手术室。
 
“手术室都准备好了吗?”主席突然问唐由之。
 
“都准备好了!”唐由之的江浙口音,本是吴侬软语,此时此刻却变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你音乐准备好了没有?”主席又问。
 
“音乐?主席,我没有想到这个,没有准备。”唐由之怔了一下,心想,手术中放音乐?可没有见过这样的先例啊。
 
毛泽东笑了笑,没有丝毫责备唐由之的意思,只吩咐张玉凤去准备播放岳飞的《满江红》弹词。
 
唐由之把毛泽东扶上手术椅,安顿好。由负责监护的心脏专家吴旭东给病人安放好心电监护仪探头。助手高培质开始给病人做局部消毒、戴无菌帽——这是唐由之专门设计的,为了防止无菌巾盖在脸上引起病人呼吸不畅,他稍作改变,用无菌帽取代了无菌巾。
 
刷手、泡手……穿上手术衣的唐由之,已经完成必要的准备工作。
 
此刻手术室里开始回荡起由人称“昆曲女小生”的上海艺术家岳美缇演绎的岳飞《满江红·写怀》,她的声音高亢、激昂、响遏行云。听之使人胸襟激荡、豪气顿生,继而壮志凌云、信心倍增。潜移默化之中,方才还略显紧张的气氛渐渐变得不一样了。
 
无影灯下,唐由之已经平静地站在手术台前,心无旁骛。
 
“主席,我先给您点点药水,冲洗一下眼睛,如果有药水流到嘴里,会是咸的,不过不要紧,我们消过毒,没有问题的。然后,在这里给您打一小针后,就开始做白内障手术了。”
 
“好吧。”毛泽东说。
 
跟毛泽东说这些话的同时,唐由之其实已经开始做球后麻醉并即将做手术了。之前那几千例的白内障针拨术,造就了他一对敏锐的双眼、一双灵巧的手,他技术娴熟,动作规范,胆大心细,全神贯注。从开睑、切口、进针、断带、下压晶状体,划破玻璃体前界膜,再将晶状体拨至颞下方锯齿缘附近,再稍压晶状体片刻,直至扩张及整复创口。整个手术仅仅用了五六分钟,做得非常顺利。
 
“主席,手术已经做完了。”唐由之开始为毛主席包扎眼部。
 
“那么快?我当你还没做嘞。”毛泽东的语气里有一点意外。
 
这时,负责心电监测的吴医生报告,血压、脉搏监测均显示病人一切正常。
 
3天后,毛主席除掉纱布,重见光明!经过检查,他的复明效果很好,这次手术非常成功。
 
毛泽东与医疗小组合影,后排左三为唐由之

1975年8月,毛泽东与医疗组合影留念,他们分别是眼科专家唐由之、张晓楼、张淑芳、高培质、周佩蓉,心脏专家吴旭东,护士张菊敏、张庸敏。在与医务人员合影时,毛泽东对唐由之说:“唐大夫,明年再请你为我的右眼做手术。”唐由之愉快地答应了。但是,直到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一直没能得到使他右眼复明的机会,这成了唐由之最大的遗憾。
以上内容节选自《国医大师——唐由之传》,杨启平、李延辉编著,江苏人民出版社6月版。
新书速递
新闻出版总署
“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
中央电视台科教节目制作中心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联合打造
“大家丛书”
《国医大师——唐由之传》
杨启平、李延辉编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6年6月版
20.00元
本期编辑 | 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