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郭一平:习主席党中央连出重拳,超强手段解决民间融资风波!

来源:pctx101    发布时间:2019-06-23 12:40:11

 提示点击上方"品察天下"↑点“关注免费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品评天下事 洞察世间相我是微信pctx101


本平台为著名学者郭一平倾力打造的原创平台




——郭一平采访中房联合基金特大合同诈骗案实录


郭一平说,本文对于处理E租宝、泛亚、西联、四川、千木、龙炎、奇妙等全国各地民间融资风波问题,具有普遍意义。希望大家先转后看,人人转发顶起。


“我的钱能不能要回来?”

“那些禽兽不如的黑公安,一夜之间抓人、封平台,我们几千人的钱被冻结,谁上访就抓谁,我们该咋办呀?”

“那些驴日的公安,光抓人,就是不追钱,弄了几年了,就是没有追回来一分钱。这钱到底在哪里?”

“我们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再挺下去,我就要死了,再不然我就要掂刀砍人了!”

……

我的微信十几万粉丝,我一打开,就是这些话语。

共同的话语,共同的处境,就是当下广大融资受害者面临的共同现实。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重拳出击,打出了一套组合拳,打得很好,打得很重,打得很准!你们的好日子来到了!习总书记,正在以实际行动兑现给中国人民的承诺:“问题是执政的导向(抓住民间融资风波这个大问题),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以解决老百姓的现实问题,赢得民心)”“百姓有所呼,改革有所应(最近发生的雷洋事件等民间重大问题,几乎都得到了最高层的回应)”。

低手出招,东一鎯头西一棒槌,就象消防队,哪里有火往哪跑,最终是天天出事,天天救火;天天救火,天天出事。



 习总书记,这个高明的剑客,他的出手,却是“亮剑无形”,一般人看不出来套路。总书记是从“从严治党”“放开民众言论”“司法改革”“问责官员”“信访改革”等方向综合施治的。

郭一平自信地告诉你,坚强些,乐观些,坚决维权,好事要来了,一场“杀官潮”就要到来了!那些狗日的,不给老百姓撑腰,不给老百姓追赃,还要打压老百姓,钱拿走就开始拖案、压案,还故意办错案搞钓鱼执法,这些禽兽的好日子彻底结束了!

这一段时间,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对于解决当下民间融资风波问题,习主席党中央已经重拳出击了,充分显示了新一届党中央的超强政治智慧。这些重大举措包括以下几点——

     其一,放开网络,允许老百姓发声,将老百姓的声音发出来,倾听百姓真实的声音,并将这些声音变得高层的决策。百姓有所呼,改革有所应。几乎所有的网络呼吁,不到十天之内就变成了高层的决策。总书记说:“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知经误者在诸子。网络,将庙堂与草野联在了一起。群众上了网,等于民意上了网,你走群众路线,就得上网。上网是走群众路线的基本功。”

  总书记又说:“知识分子要敢于发声。各级干部要允许老百姓说真话,即使说错了,也不能揪辫子。”王岐山说得更直白:“老百姓的骂声也得听!”

 习主席作为中国网络小组组长,将网信办的官员进行调整,牢牢控制了网络。管住枪杆子,管住笔杆子(网络是最大的笔杆子),整治腐败与不作为的官员,这成了他的中心工作。

 中国的官员全部下课,照样有人干。但共产党不能丢了民心,民心一丢,内部不稳,美日也找事儿。共产党只有走“党群一体化”道路才能力量无限。走党与官场一体化,则党亡之日不远。不要以为,高层领导看不出来,比我们清楚着哩。

 其二,公安执法程序化、透明化,为百姓上访提供法律保障,解除警察的暴力维稳。雷洋事件一出来,高层就出台了“公安执法操作规范条例”,要求公安执法中全程视频。

 其三,针对地方政府打击百姓上访的错误做法,出台了一系列畅通信访渠道的措施,信访局又出台了“手机信访”。何况,中纪委进驻国家信访局,不允许压案,不允许藏案(隐瞒案情)。

 其四,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

 习近平627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五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强调,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发挥好审判特别是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的重要作用,促使办案人员树立办案必须经得起法律检验的理念,通过法庭审判的程序公正实现案件裁判的实体公正,防范冤假错案发生,促进司法公正。要着眼于解决影响刑事司法公正的突出问题,把证据裁判要求贯彻到刑事诉讼各环节,健全非法证据排除制度,严格落实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完善刑事法律援助,推进案件繁简分流,建立更加符合司法规律的刑事诉讼制度。

 公安随意办案,检察院把关不严,随意抓人封平台,但是一旦强化以审判为中心,也就是说,公安、检察院一旦办错了,法院一宣判,就得追究公安和检察院的责任。这不得了的。现在公安和检察院的压力很大。你可以定性为非法集资、非法传销,你先把人抓了,把人家企业打垮了,一到了法院,结果没有罪,你们这些公安和检察院办案的,就得承担责任。既然你把手伸出来,就得想法把手缩回来,这回可不是那么好缩回去的。还想办成吴英案吗?天地变了,不是十年前那么简单了。


 改开几十年来,地方官商勾结,绑架司法,司法就是地方官商勾结的打手,架空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强行拆迁,逼死多少人命,老百姓啥时候告赢过?地方公检法三家变成一家,听命地方官,钓鱼执法成了正常现象,不搞钓鱼执法就不正常。

 这个融资风波暴发后,地方公安也是蛮横得很,直接抓人封平台,钱控制住……几十年来,他们干习惯了,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可是,他们错了,这是习总书记党中央打老虎拍苍蝇的今天,这是信息高度透明的互联网时代。中央高层不需要“中层官场”直接与广大网民沟通,从网民的呼吁中制订改革举措,形成了对中层的巨大压力。我的哥们,你们看出来没有?你们看看,这一段中央出台的许多措施,完全是根据网络呼声来的,而不是“巡视组”巡来的,也不是央视这个娱乐场报道的。高层通过网络抓住底层从而治理中层,这个大棋局,有几人能够看透?说多了我危险,不说了。

 无法想像有些人有多傻。在这场民间融资风波暴发后,大多数案子光在公安和检察院之间来回转圈子,就是交不到法院,为啥?还有,法官实行终身负责制,一人一案,一个人办一个案子,你办错了,只要不死,啥时候就跑不了你。法院也不敢乱来了。地方为何维稳?因为,他们把人抓了,也不敢放,也不敢往下办,又怕你们上访,一上访地方官压力大,弄不好官帽就丢了。这一段时间不是这样吗?你们看明白了没有?

其五,出台了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

中共中央政治局628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

内称:“对于失职失责造成严重后果、人民群众反映强烈、损害党执政的政治基础的都要严肃追究责任,既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又追究领导责任。要把责任压给各级党组织,分解到组织、宣传、统战、政法等党的工作部门,释放有责必问、问责必严的强烈信号。

问责不问责,过去没有明确规定,现在将问责常态化,有明确的操作办法和具体规定。只要你地方胡乱办案,造成百姓上访,影响共产党执政基础,就得下台!二话不说。并且在问责中,强调“依靠群众”。大多数老百姓有意见,不满意,引发上访,别说其他的,你先下台再说。

其六,推进对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惩戒建设

627日,中央深改组会议,内称:“加快推进对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建设,有利于促使被执行人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决定的义务,提升司法公信力,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建立健全跨部门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机制,明确限制项目内容,加强信息公开与共享,提高执行查控能力建设,完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完善党政机关支持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制度,构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大格局,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这对于处理在这场民间融资风波中,很多老赖们不还钱,让老百姓赢了官司赢不到钱,上面这个决定,也将对维权者提供好的帮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滥用非法集资,正在引发社会大动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这场民间金融改革中,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情况,一种情况是,一些企业认为法无禁止可为,突破了旧法——非法集资的框架。这种企业有许多,例如,龙炎、千木、掌中宝、奇妙……他们利用互联网和新的营销模式创新,还有产品创新,吸引了几万人,几十万人,几百万人,上千万人,在公司遭遇公安查封后,广大客户都不报案,不认为自己是受害人,而是受益人。要是按照旧法,他们全部错了。而依照新政,他们没有错,还是改革功臣。

查封千木、龙炎、掌中宝、奇妙……我认为这是利用旧法打击新政,从而打击改革创新。让改革者,还有成千上万参与民间金融改革的老百姓一同打击,双方受害。

还有一种情况,借着这次金融改革的机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搞合同欺诈,骗取广大投资人的钱。E租宝和山西的慧诚集团就是这样,本文重点讲述的中房联合基金,也是非常典型的合同诈骗案例。

在处理大量的合同诈骗的案例中,仍然使用非法集资罪名,在当下司法腐败、司法不公的情况下,犯罪分子钻法律的空子,被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判罪最多才判十年,一般判上三五年,然后花些钱搞个取保候审,很快就出来了。吸收的资金,几亿,几十亿,几百亿,这些也就不用还了。泛亚的单九良,福克斯的戴彬,中房联合基金中的杨委桦等人,正是看准了法律的这一个漏洞,专门把“非法集资”当生意来干,不少人是二进宫,三进宫。犯罪成本低,收益大。何乐而不为呢?2015年年底,我到了成都采访,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众多的债务人都愿意当老赖,都愿意坐牢,都不愿意还钱。因为警方一使用非吸定罪,实际上在法律上保护了他们。还有今年5月份,我采访的融资城案件,融资城是个网络平台,被定性为非法集资后,老赖们都不愿意还钱。

这就是说,新政主导下的民间金融改革失败后,滥用非法集资罪名,错用非法集资罪名,让恶人没有恶报,反而得了好报。广大投资人积极参与改革,事后在血本无归的情况下,还处于法律的被动地位,成了非法集资的参与者。

滥用非法集资罪名,是地方政府懒政和腐败的表现。使用非法集资罪名,将投资人与债务人一同打击,掩盖了地方政府监管失职的责任,不少地方官提前抽走了本息,公安捂着盖子办案,不公布案情况,保护了腐败分子,放跑了老虎和苍蝇,吃亏的只有老百姓。

近两年来,全国各地之所以暴发大规模的民众上访潮,就在于滥用非法集资,让成千上万的家庭血本无归。明显的,这是在以权力解释法律,打击了正义和善良,保护了腐败和恶人。

国家现在把2016年定为金融整顿年,我郭一平敢断言,如果以非法集资的罪名处理当下这场民间融资风波,五年也解决不了,必然形成大规模的官民对抗,引发老百姓大规模的上访活动,让中国的法治千年大倒退。不信走着看,事实证明你郭老师也是“伟光正”(伟大光荣正确)。非法集资的立法,是专门不让“金融自由化”的,而新政是专门搞金融自由化。提倡金融自由化出事之后,用旧法解决新政下的问题,根本讲不过去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定性非吸:我愿意坐牢,就是不愿意还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的杨白劳,比黄世仁牛逼多了。骗了几个亿的那个杨委桦,就是愿意坐牢,不愿意还钱。你求着让他出来,他还不干。”

中房联合基金的几个债权人提起来公安以涉嫌非吸定案时,气得直骂,骂他祖宗八辈。

“这他妈的逼不是胡来吗?明明就是合同诈骗。我们是受害者,杨委桦就是害人者。这一定非吸,将我们受害人陷入法律的被动地位,维权艰难。好人受气,坏人神气,这他妈的什么世道!”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北京中房联合基金公司成立于20135月,北京永德泰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60%,中房联合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0%中房联合置业集团为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央企)旗下子公司,集团高管张文清,赵安稳,庞博等人在该基金公司分别任董事长、董事等高管职务。

该公司于2013年下半年开始发行中房联合华南水务基金,募集资金投向华南水务。公司网站及工作人员对外称,其为中国房地产集团旗下参股子公司华南水务将资金主要投向广东惠州等地的污水处理厂项目后期建成后,将由香港上市公司北控水务溢价收购。

2014年年底,华南水务项目基金投资到期,但至今没有兑付本金,从此广大债权人踏上了漫长的上访维权之路。



2015年初,北京朝阳经侦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华南水务项目正式立案调查,一年多来,没有向投资人透露任何实质性的资产信息。不知何故,本案又移交到深圳经侦办理,案件办理机关改变了,但本案的基础材料并没有全部交接。这本来就不符合办案程序。

据基金公司负责人付丽华交代,基金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项目融资方实际控制人是同一个人,即华南水务集团的老板——杨委桦。

奇怪了?原来中房联合基金公司的控股股东与杨委桦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杨委桦又将数亿资金转移到了哪里?

谜底还没有被揭开,杨委桦坐进去了,从此深圳经侦方面也没有透露任何信息。

“那个狗日的杨委桦没有被公安拘留时,还给我们打电话,说正在给你们想着还钱哩,你们如何一个劲地报案?说明当时还不想进去。刚进去时,他的家人还给债权人打电话,谈如何善后的事儿,可自从杨委桦坐进牢里,坐了没几天,竟然不愿意出来了!”

原来,这杨委桦自从坐进了牢里,“闭门常思自己过”,慢慢想明白了,自己的过错就是从前太“认真”了。非吸,这个法律不是保护债权人,而是保护债务人的。以非吸定罪最多判十年,一般判三五年,花几个钱搞个取保候审,坐几天就出来了,钱也不还了。几个亿够花几辈子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百姓当初为何购买中房联合基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款私募产品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当初理财经理信誓旦旦承诺的“央企兜底”。当时销售经理告诉大家,这个产品几乎没有任何风险,因为一共6亿的规模,有3亿是由中房联合基金自己投入的,作为劣后资金,为的就是能够把控风险。


 劣后资金是什么意思呢?劣后资金是相对于优先资金而言,在一个集合产品中,劣后资金承担全部风险,优先资金不承担风险,换句话说,亏的时候先亏劣后资金,优先资金不会亏,是保本的。但同时,劣后资金的预期收益一定比优先资金高。

 而在公开的推介材料上,该项目的亮点也的确被注明:基金管理方实力雄厚,具备央企背景,且所投项目自有资金投入3 亿,总规模6 亿,对投资者的本金提供安全保障措施。

 广州市裕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本基金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以广州珠江新城CBD核心区步行街商铺,天河区兴盛路12号二层、三层等价值8亿元物业资产作抵押担保。

 除了关联公司提供的商业抵押担保外,中房联合基金还对投资人的本金、收益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当基金退出时,有三种方式,一是深圳市华南水务集团所有营业收入、政策补贴收入作为偿还;二是上市公司北控水务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公司对深圳市华南水务集团股权及相关资产进行溢价并购实现退出;三是中房联合基金溢价回购有限合伙人股权实现退出。

 产品期限为1224个月,每半年付息,到期还本。收益率8%-12%。中房联合基金于2014年上半年按照承诺兑付半年利息。目前所知,有360多人购买了本基金。到目前为止,官场上的30多个人通过“内幕交易”拿走了本息,留下的普通百姓还在艰难维权,哭天无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骗局逐渐烂包,真相还在云里雾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49月开始,有投资人合同到期,无法兑付本息。

打了多次电话,催问了多少次,还有登门追问的,对方是一拖再拖。

20141017日,这是黑色岁月的开始!

这一天,深圳华南水务—环保基金产业基金项目正式宣告延期。

为什么延期?公告里说:“兑付期出现延期的原因,一是因为在宏观经济调控下,银行收紧信贷,导致项目方及旗下的水厂信贷放款无法如期发放;另一个是原并购方——上市公司北控水务的并购流程尚未完成,导致出现延期兑付。”

债权人质疑,既然原并购方流程没有完成,那中房联合基金为什么不能拿出当初约定的劣后的部分资金给投资者先行兑付?这样延期的话,等于当初所谓的本金安全垫付保障毫无意义!事后有人证实,这三亿元的劣后资金本来就是假的,根本没有这回事儿。

还有更让人不好理解的是,刚接触这个基金产品的投资人,理财人员告诉他们该基金的托管账户属于华夏银行,但当真正签署协议时,中房基金给出的账户又变成了中国工商银行北京海淀支行,投资人曾经对此提出疑问,理财人员解释说,工商银行比华夏银行规模更大,所以改了。

后来发现,华夏银行曾于2013109日发布过一份名为《关于外部机构冒用华夏银行名义诱导投资者参与高风险投资的风险提示》的声明,里面明确提到“对于中房联合(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假借与华夏银行进行理财产品业务或托管业务合作欺骗投资人的行为,华夏银行将保留依法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从今天来看,这个银行托管,也是个幌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央企子公司中房置业,到底唱的哪一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敏感的投资人还发现,早在华南水务不能按期兑付本金的三个月前,即2014613号。中房置业集团走了两步棋,一步是股权全部转让给了合伙股东永德泰公司,二是张文清等中房置业高管全部退出中房基金管理层。这是不是提前设置好的规定动作?张永清在任中房置业的董事长时,同时也是中房联合基金董事长,他真的能够撇清与中房联合基金的关系吗?

中房置业集团及其高管到底想干什么?他们不是在出卖国企的牌子,为他人谋利吗?两者之间难道没有利益输送的关系?直到今天为止,也就是在写这篇文章的2016627日,原高管张文清、赵安稳、庞博等董事长、董事这些国企高管,没有受到任何追究

中房联合基金发布公告正式宣布项目延期兑付之后,投资人又发现了一些怪事。早在2014年5月曝出的华融普银非法集资案中,多达上千名兑付无望的投资者也一度将目光投向了华融普银所谓的母公司——中房联合集团,因为在最初华融普银的基金产品推介材料中,中房联合集团是一家拥有央企背景控股的基金公司,原因就在于其参控股企业有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

这恰好与中房联合基金的“央企”背景相一致。此前在华融普银兑付事件中,时任中房联合集团董事长的赵安稳虽然否认了与华融普银的关系,但却表示自己愿意以个人名义为华融普银筹资兑付。如果中房联合集团与华融普银没有关系,作为时任中房联合集团董事长的赵安稳为什么愿意“以个人名义为华融普银筹资兑付”?

中房联合基金公司是如何借到央企这个壳的呢?中房联合基金公司到底与中房联合集团是一种什么关系呢?我们的公检法机关对如此重大疑点做过调查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骗了又骗,老骗子上演的一场新骗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华南水务,在工商局的注册资料中,其法人代表叫杨伟光。

这个杨伟光,实际上是杨委桦的哥哥。据知情者说,杨委桦原来的名字是杨伟华,因为当老赖当了多次,以前也进过班房,为了掩人耳目,继续行骗,改头换面成了杨委桦。他自己有三多个身份证。

事发后,杨委桦一直与投资人在沟通。投资者最后确认,这个杨委桦就是华南水务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身份证信息在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找到了前述两个人的名字,以身份证号码为基准,杨委桦出现过三次,拖欠金额最大的一次是人民币130万元、港币50万元及相应的利息,至今没有履行。而杨伟光早在2012年,就被记录在册,随后在2014年法院裁决杨伟光应向申请人偿还人民币124,376.51元、9000元律师代理费以及10717元仲裁费,也均未履行。

不仅如此,通过查找企业信用系统,发现中房基金的认缴投资人为北京永德泰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中房联合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前者实际出资3000万元,后者实际上并没出资。

 后来代表中房基金与投资者们接洽的付丽华,也自称只是华南水务公司的行政人员。她说,中房基金公司的财务人员也是华南水务派过来的。付丽华曾公开向投资人称,中房基金总共留下了70万用于给第三方销售机构支付宣传费用、酬金等,剩下的近4.8亿元全部汇给了华南水务。至于付丽华说的话有多大真实度,至今仍然没有确切证据。

钱去了哪儿?

杨委桦和投资者的通话录音中表明,杨委桦承认其中1.6亿元以高利贷贷给了裕凯公司,5000万投给了济南泓泉制水有限公司,但是杨委桦又介绍说裕凯的实际控制人自杀了,济南泓泉制水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被抓了,所以都“算是投资失误”。另外杨委桦在答复投资者时,还提到投资了四会市两个水厂,每个成本为6000万。

在投资人与基金公司双向协议中,曾经注明,本项目基金专项用于华南水务污水处理等,不得加息转贷。华南水务明显违背合同,加息转贷给了裕凯公司。这显然是违背合同法的欺诈行为。

基金募集说明书中显示,裕凯公司有一个重要的身份,那就是为华南水务这次融资项目提供本息偿还无限连带责任担保。裕凯公司本来是担保方,如何一下子过渡到了“债务方”?后来,据知情的投资者介绍,实际上裕凯公司与基金公司之间并没有签署抵押协议,裕凯将大部分商铺抵押给银行进行贷款。华南水务控制下的一个水厂厂长陈汉文凭借和裕凯之间的借贷关系又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

这就是说,原来承诺的“广州市裕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本基金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以广州珠江新城CBD核心区步行街商铺,天河区兴盛路12号二层、三层等价值8亿元物业资产作抵押担保”——这一担保也是假的。即使是假担保,这些担保物也经过了重复抵押,存在经济纠纷。

即便如此,以上说法也仅涉及3.3亿元,加上前述基金公司表示留下了70万,仍有1.5亿元募集资金不明去向。

杨委桦曾经表明华南水务公司控制的水厂每月有500万的现金流入,也曾承诺一旦投资者成立了投资者委员会,能够监督基金公司资金处置时,便会支付本金的利息,即2000余万。但是在成立了投资者委员会后,杨委桦并没有履行承诺。至于说,北控水务溢价并购之事,原本就是个幌子,更不靠谱。

广东省四会市政府的知情者说,本市每日需要处理的污水大约有12万吨,华南水务集团在当地是这方面比较大的企业,大概能够占到8万吨,这一说法和基金募集说明书中提到的信息大体吻合。加上杨委桦还有的其它资产,还本付息不成问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广大债权人的诉求:定性是关键,追赃挽损是重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并案处理,加大办案力度。

 2015年年底,一直到当前,民间融资风波集中爆发,党中央、中央政法委、国务院等高层密集地出台了一系列处理民间融资风波问题的文件,并将2016年作为金融整顿年。泛亚、E租宝等大案要案都有进展,而中房联合基金案,早于2014年底就案发了,直到今天为止,并没有实质上的进展。

北京中房联合基金操办人付丽华抓而又放,至今下落不明;南华水务实际控制人杨委桦,也没有关键突破;追赃挽损更是没有实质性进展。全国同类案件仅2015年就立案上万起,大案要案很多,中房联合基金案并不算是特大的案件,为何没有实质上的进展?是案情复杂,或者有意拖拉?抑或是官商警勾结捂着案子不办?

中房联合基金在北京融资,资金大部分流向深圳华南水务,两地办案,各人自扫门前雪,不能统一协调,没有统一的领导,这也是进展缓慢的原因之一,应当两地并案处理,统一领导,协调办案,加快进度。

(二)以追赃挽损为重点,查明资金去向,收缴、冻结涉案资金和资产。

本案原合同表明,华南水务项目计划募集6个亿,中房联合基金以3亿元为劣后资金,另外募集3亿元。而实际上,中房联合基金的这3个亿根本不存在,是假的。而实际上又超募了1.8亿资金,募集了4.8亿优先资金。

这些资金到了哪里?公安方面查到了南华水厂便不再查了。且问,这些钱到底是用于实体,或者是挥霍、转移、藏匿了?为何不愿深究?为何不一查到底?

再说,中房联合基金在北京留下了80009000万的销售费用,这些钱到了哪里?到了什么人的腰包?本案当以合同诈骗为准确定性,即使以当前公安确定的涉嫌非吸立案,这些也是“非法所得”,是应该收缴的。为何不予收缴,反将北京方面中房联合基金的实际操办人和知情者抓而又放?

(三)正确定性,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从初步查清和了解的事实可以明显地看出来,本案是以杨委桦为核心,以付丽华为北京实施人,以央企高管为同谋,并有杨伟光、裕凯老板等一干人配合的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合同诈骗案。涉案金额大,涉案人数众多。主犯杨委桦本人也是假的,多个身份证,是诈骗老手,多次犯案,虚列劣后资金作为铺垫欺骗投资人,假担保,虚假宣传,募集资金去向不明。案中有案,骗中有骗,与当初签订的合同完全不吻合,属于典型的合同诈骗。

综上所述,这是一起清清楚楚的合同诈骗案,而不能以涉嫌非吸立案。以涉嫌非吸立案,正好保护了犯罪,打击了良善。2014年底,杨委桦没有被拘捕时,尚有还款意向,并邀请投资人去深圳,愿意以房产作为交换抵除本息,而当坐到了牢子里,特别是被公安以涉嫌非吸立案后,再也没有了动静。连他的家人也不与投资人通话了,连理也不理了。以非吸定罪,杨委桦可以实现一人坐牢幸福三代的目的,何况也判不了几年,说不定还能搞个保外就医,这样的结果正是犯罪分子所想要的。可见,以非吸定案到底保护了谁打击了谁?

非吸是非法集资的罪名之一种,参与非法集资的后果要自负的,国家不予保护的。广大投资人当初是抱着拥护改革、参与改革的热情,听了官媒宣传的放开民间金融、支持创新经济的导向性报道而从事的正常投资活动。滥用非法集资罪名,首先是对广大债权人的心灵伤害,也陷投资人在法律上的被动地位。

再说,即使以非法集资定性,杨委桦也应当以集资诈骗定性,而不是以非吸定性。因为,杨委桦吸纳的资金真的用到了实体上了吗?公安就没有查到底,凭什么就认为这些资金用到了实体上,就敢以非吸定性呢?

(四)刑民共办,量刑准确,节约司法资源。

 刑事犯罪的定性,也与给老百姓挽回损失多少有直接关系。如果不将民事问题与刑事共办,那么这就是个“半截子案”,不仅给犯罪分子量刑不准确,也肯定丢了民心。在当前司法腐败、司法不公的情况下,若是300多人在刑事之后二次打民事官司,去讨血汗钱,不仅难度太大,最大可能是血本无归,还浪费了司法资源。何况,案子拖得越久,受害人受伤越深,中房基金的受害人大多为中老年人,大多数受害人都拖不起。事实上,已经有人实在经不住这样的煎熬而离开了人世。


 

 在此,广大债权人也要看清真相,停止幻想,加强团结,积极维权,利用各种渠道发出我们的声音。以讨还我们的血汗钱为契机,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维护法律的尊严,修复社会的诚信和道义,配合党中央打老虎、拍苍蝇的反腐败行动,协助党中央正在进行的司法改革,让司法真正地成为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的国家机器。抱着高尚的使命感和道义感去维权,本息不回,维权不息!

也请广大网民行动起来,广泛转发,转遍互联网,转遍全中国,告诉党中央,把我们的声音变成正能量的“中国好声音”。帮助他人就是在帮助自己,请不要放弃你的举手之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郭一平特别提醒:

  下面这个二维码是“中房联合基金—华南水务”难友的专用维权号码,凡是中房的难友请加入,大家团结维权,共商维权对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请加郭一平微信号guoyiping124,已经是本人其它号的不要另加。

郭一平特别告知:

   因为本人工作太忙,微信不能一一回复,微友有重要事情及报社记者采访,可打电话18510737518,与行云老师联络,由其转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敬请关注本公众平台主编秦顺宁微信号:qsnin103

    请长按上图 点击“识别二维码”


扫瞄或长按下面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pctx101,点击“关注”,即可关注我们!

  

    品评天下事 洞察世间相 


本平台热忱欢迎原创佳作,望广大有济世之心的同道积极投稿!
投稿邮箱:1320181861@qq.com
联系微信:qsnin103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