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意外怀孕,去医院检查竟说我怀的是鬼胎

来源:we3733    发布时间:2019-06-10 17:51:02

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刚巧同室大二学姐的老家就住在一个风景秀美的村庄之内,据说那里有个旅游景点儿,就是体验的的道道的山村生活的。

那里不但保留着很有些古老的生活方式,如果幸运的话还有看到配冥婚这一地方特色。虽是陋习,但是因为太过神秘所以吸引了我,而且据说好多学姐们都和她去过,回来后反应都很好。

“肖萌,这次五一放假你真的要去我们那的景点儿吗?”宋可馨学姐一点儿也不像出身自山村的人,瞧来非常的时尚。时尚中又带了份灵气,听说在男同学中人气很高。

我生怕错过了机会,马上点头答应了下来。

宋可馨道:“虽然是同学,但是路费与旅游费用一共五百,你自己负责。”

“好便宜,我知道了,不会有别的费用了吧?”这个年头,去哪旅行不得千八百的,这五百还真是便宜到家了。

“没了,你准备一下,下午我来找你。”宋可馨看来有点忙,挥了下手就离开了。

下午就是假期的开始,我连忙收拾了一个小包带了随身的用品,然后就跟着宋学姐踏上了回乡之旅。

这个小山村也真是够远的,整整坐了一天的车又转程,接着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这才到了山角下。

这时天已经大黑了,人在大山里虽然空气清新,但难免有些害怕。白天看起来匆匆郁郁的树木如今看来却是各种黑色的奇形怪状的不明物体,四处还有不明动物的低鸣嘶嚎,听起来异常的吓人。

“害怕了?”宋可馨笑着问,打着手电对着自己的脸,看起来有点阴森森的。可不知怎么的我反而不怕了,拍打了她一下道:“学姐,你不要吓我啊。”

宋可馨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别怕,这里没有什么可怕的,接我们的车马上就到了,只是你别叫苦就行。”

“我就是来体验生活的,为什么要叫苦?”我拍着胸表示自己的想法,可这一切都在看到那辆车后土崩瓦解了。

驴车,这个时代竟然还有驴车,骗人的吧!

可是宋可馨已经坐上去了,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坐上来。”

没有办法,我只好也坐了上去。

赶车的老头让我们坐好,仍然挥了下鞭子,那驴车就一路向山上走去。

真的是一场很特别的旅行啊,没个好身子骨儿都来不了。可到了半山腰处驴车突然间停了,那赶车的老头儿道:“先烧个拜山香吧!”

宋可馨拉了我一下跳下车,道:“跟我来。”

入乡随俗,之前讲好的。于是,我跟着宋可馨走着夜路来到了一间屋子前。这里似乎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收拾得很好。宋可馨推门走了进去,我只好跟着。

可是到了里面就觉得阴风阵阵,吹的人全身从脚底开始发凉。

这庙里只有一盏昏暗的灯,虽然外表破旧但里面却是古香古色,如同一个人的房间似的。有单独的书房,有卧室,还有洗漱用的小房间,真的是应有尽有了。

主屋正中有个神位,上面似乎挂了一幅画,不过用红布遮着看不出什么来。这明明应该是个旅游景点中很重要的景物之一,可是我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办法拿出手机来拍照,只感觉到似乎屋里有千百双眼睛在盯着我,甚至有人在近距离的观察我一般。

可是回头,却什么也没有。

怪事,正想着,后腰被人摸了一把,冰冷冷的直透骨髓。

“啊。”我吓得大叫一声,可是四处看仍没有人。

这里有古怪,需要马上离开。

可是学姐却举着香来到我面前,道:“来烧个拜山香吧,不烧香进不了山,这黑灯瞎火的你怎么回去?”

“可是,我觉得有什么人在这里。”接过了香,我颤抖的用学姐的手机一边将香点燃一边插到了香炉中,双手合什拜了三拜,退回来道:“快走吧,这里好吓人。”

可是发现宋可馨竟然看着香炉发呆,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讲出来,直到我拉了她一下才回过神来。

“嗯,走吧!”宋可馨向后一让,态度竟没有之前的导游模样,竟变成恭敬起来?

这是我的错觉吧!

可等到出了小庙后,就听到啪的一声,那门竟然无风自关。太诡异了,我的心都吓得直颤,好不容易坐上驴车,却坐了最前面的位置。那老头,竟下了车带着驴一点点向前走,并没有再坐上来。

好不容易走到了村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村口树上的铜钟一声响着,直到我进村后才停了下来。

我被送到了一个土房的二层小楼面前,据说那里是专给旅客住的地方,而老板与老板娘竟然很早的就等在村口了。我的脚刚站到地上就不知道有谁在不远处放了鞭,还真是吓了人一跳。

这个村子的人还挺热情的嘛,我觉得这次旅行没白来。

老板娘笑着走了过来,道:“这位小姐您一定累坏了吧,先去洗澡,马上就可以用饭了。”

“您真的太客气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想说点什么,可是人已经被宋可馨拉进了小楼。

这里面的浴室倒还是挺先进的,洗好澡换了披了一件浴巾出来,却见房间洁白的床上放了一件有些古曲特色的睡衣。

宋可馨笑着道:“换上吧,你一定喜欢的,这是免费的赠品。”

这年头没有什么比赠品更值得人高兴了,我将那件睡衣穿上,竟然还挺合身。

咣咣咣有人敲门,宋可馨将门打开然后端来了很多的食物放在我的面前。

真的是有鸡有鱼十分丰盛,我惊叹了一下,这五百块花的可真是太值了。

“都是自家养的,趁热吃吧,再喝点自家酿的葡萄酒,可香甜了。”宋可馨招待着,我见她这样的热情就勉为其难的喝了一小杯,然后也没吃几口菜就觉得头晕眼花,十分的困倦。

打了个呵欠道:“我好像太累了,想睡会儿。”

“那就睡吧,我也先回家了。”宋可馨将被子给我拉好,然后就收拾了饭菜走了。我整个人扑在床上,几乎是秒睡。

迷迷糊糊中,觉得似乎有人在替我穿衣服,接着竟然还有人吹吹打打的像是在奏乐。

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个梦吧,我这样想,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但不知过了多久,我猛的惊醒了,发觉自己正在被人架着向什么地方走去。我挣扎了一下,就听耳边有人道:“你不是要体验一下冥婚吗?都准备这么久了,你总不想破坏别人的好意吧?”是宋可馨的声音,我本来有些害怕的情绪被压下来一些。

冥婚?

原来是体验冥婚的过程吗?

可是我太累了,而且不想亲自做新娘子来体验啊!

还是古代新娘子,头上还蒙着红纱,这样子怎么能看清冥婚的程序?再说我好累,想休息。

纵然心底这样想,可是仍被架到了堂前。只见两把椅子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均是古装打扮,而且一动不动十分奇怪。

旁边有个男司仪般的人物,道:“新郎景容,新娘肖萌上前,一拜天地。”

身子完全不能动,就这样被压着拜了堂。

不对,这绝对不是什么体验冥婚,分明是被逼着配冥婚啊……

我不段的挣扎,可是根本没有办法,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二拜高堂……”

再一次拜了下去,一阵风掠过,我竟然看到了那两位高堂的脚竟然是纸做的。那就是说明,所谓的高堂分明是纸人?

一阵透心的凉让我清醒了一些,挣扎的更加猛烈道:“放……开我。”

“不……不要挣扎,不然新郎会不高兴的,他……他,求你了肖萌。”宋可馨的声音竟然在颤抖,她这是在怕什么?

受了宋可馨的影响,我竟然也觉得不敢再动。

“夫妻交拜。”

“咕咕咕……”对面传来了公鸡的惊慌的叫声,难道和我拜堂的不是什么牌位之类的而是公鸡?可是我无法抬头,因为被压的死死的拜了下去。

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这一定是学姐宋可馨的阴谋,是她出卖了自己。可是明明有那么多姑娘与她一同来,为什么有这样待遇的只有自己?

或者,真的只是体验当地风俗的一种方式吗?

拜堂在她看来没有任何意义,在这种时候要领证才算是真正的结婚吧?脑袋有些乱,然后就听着有人道:“送入洞房。”

无论新郎是什么人或是真的是只鬼,这洞房我是不想进的,于是向后用力,用仅有的力气求饶道:“不……要,我不想去,求你们放过我……”

但是没有人听我的话,只是不知道什么人在我鼻子前喷了什么,全身一软竟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香古色的床上。身上有些凉,稍低头看去就觉得全身都冰冷起来。不知什么时候我的那身红色喜服已经被脱去了,穿着的仅仅是宋可馨所讲的赠品睡衣。

更加让人害怕的是,一头青丝垂落在我的胸前,似乎有一个男子的身影。

大概因为受了药物的影响,我的视线还不是十分清楚,有些辨认不出男子的相貌。但是觉得他应该很年轻,有一头非常长还非常柔顺的长发。他的身体冰冷,每碰到我的身体某处就如同在那里放了一块冰一般。

我知道他是新郎,因为他的身上同上披着一件红衣衫,如今也是半挂着,露出了雪白的双肩。

这哪是什么冥婚,冥婚怎么会有新郎来执行洞房的权利?我只怕是被卖了吧,卖给这里的某个男人?

心底产生一丝绝望,想抗拒却无法动一动。

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对方似乎察觉了,竟然帮我吸去了泪珠,在我的耳边讲了一句:“莫怕。”

单论声音而言,他的音色竟然比那些出名的声优还要美几分,属于那种女人听了便忍不住雌性荷尔蒙上升的那一种。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我大概会被他迷住吧!可现在,我只能用很大的勇气与力气讲出一句话:“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声音嘶哑,竟带着一丝性感。

对方听了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为激动,更不老实了。

“我……还没到18岁,求你不要这样对我。”还有不到三个月我才满十八岁,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这种事

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苦苦哀求还是别的原因让那个长发男子停了下来,他抬起身似乎平息了一会儿,才问道:“多久?”

我无力的看着他,仍是看不清楚,便是声音也是十分的模糊。

“还有多久?”

“三个多月。”我没想到他是因为这个原因停下来,看来还是很有道德心的嘛。心底一松,竟然又抽泣起来。

“我会等你,在这之前要谨守妇道,否则……”声音越来越远,人也越来越远,灯光一闪,他似乎消失在房间之内。

谢谢!

无论他的话有多奇怪,情形有多诡异,但是能放过我真的是太好了。

心底松了口气,人竟再次迷迷糊糊的睡去。夜很长很长,我是被一个人推醒的。

见对方是个男人的身影连忙用被子裹住身形,却发现衣服不知何时已经穿好了。难道昨晚是一场梦吗?

“喂,你叫肖萌对吧?我叫宋祥保,这是你的东西我帮你带出来了,快跟我走。”推醒我的男人大概三十左右岁,中等身材,中等相貌,只是一双三角眼让人瞧着十分的不舒服。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走?”经历危险的我全身充满着警戒因子,接过自己的包就将手放进了里面,那里有一只防狼喷剂。

“不走你还在这里做那个老鬼的新娘吗,我们先出了这里,路上我和你说。”叫宋祥保的男人手指了一下四周,等我看清之后觉一股冷气从脚底窜上来。这个房间我再熟悉不过,正是之前上山之时的那小破庙,房间仍是那个房间。不过是被收拾了一下,挂了红,铺了红缎被,点了两根还没有燃尽的红烛。

看到这诡异的一切,竟真的一刻不想在这里多呆了。拎起了包就向外走,可是宋祥保小声道:“别从正门,那里有人守着,我们跳窗从后面跑。”

说完他指了一下已经打开的窗子,看来他是从那里溜进来的。

宋祥保轻车熟路,一纵身就跳了出去,然后很绅士的回头拉我。

我运动神经还算不错,但奈何身上的那身红裙太过碍事。于是将窗子一关道:“等我一下。”然后通快的将身上的红裙扯掉,换上了自己的一件套头宽松的裙子才开了窗子跳了出来。

我们两人在黎明最黑暗的时候走向了山里,跌跌撞撞的好不吃力。直到走出很远,宋祥保才打开了一只小手电,道:“再往前走个两里多地就到公交站了,早上正好有一趟车通城里,我们坐上去就算逃出这里了。”

“谢谢你。”人不可貌相,没想到这个人生得狡猾,人却是个好人。

宋祥保嘿嘿一笑,道:“不客气,其实你也是倒霉,他们这些年带回那么多女孩子都没有被相中,只有你被选上了。也难怪,你这么漂亮。”

我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他夸奖,只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被谁选上了?”

“他们那些村民说是被那只老鬼选中了,可是谁信那种事?他们都太迷信了,这么多年还信那个一直没有出现的老鬼,我就不信。”宋祥保一边带着她走一边说,可是越讲我越糊涂。

“什么老鬼?”听到这个鬼字,我心肝都在颤,尤其现在还是晚上。

“你刚刚住的地方就是那老鬼的庙,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就知道那庙已经有上千年了。听说这附近还有那老鬼的墓地,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看来是胡扯了。这个村里的人据说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给这个老鬼找新娘,所以将这里开发成了旅游景点,弄来了许多的年轻的女孩子,你是唯一被选中的一个。”

“那……之前举行的是冥婚?”我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带着颤音,差点就哭了。

宋祥保听后安慰我道:“别信那些,我在村子里生活了许多年也没看到什么鬼。就是他们迷信,说什么自己是那只老鬼的家臣后裔,一定要世世代代守护他,否则会遭天罚之类的话,鬼才信。”

“那你不怕吗?”

“我怕什么,我原本就不是这个村儿的,我妈再嫁带我过来的。所以,完全不知道他们都在说什么,越来越迷信。对了,我一直在山外A城工作,肖小姐,我救你出去之后,你是不是应该报答一下啊?”宋祥保突然间停下来,在那手电筒的暗光照耀下,那张带着笑容的脸看上去十分的wei琐。

我心里有些不太好的感觉冒上来,但我要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只能靠他帮忙,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答应道:“一定的,我会给你钱。”

我看见他笑得更wei琐了……

 未完待续,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只更新到这啦,更多精彩后续内容,请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