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英国音乐的伟大“逃亡者”

来源:sgt19980827    发布时间:2019-05-21 10:58:25


英国脱欧,政治或经济意义上的分割永远也阻挡不了文化的沟通与融合。来看看你们英国大作曲家,一生都在英国和欧洲大陆之间徘徊着。


虽然身为一个非常“英国”的作曲家,威廉•沃尔顿(William Walton)的大半生都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海湾的伊斯基亚岛上度过。通常情况下,他情愿与英国传统音乐界离得远远的,一开始就为自己铺设了一条通往国际化的道路:1923年在萨尔茨堡演出了一部弦乐四重奏,1926年在瑞士苏黎士演出了《朴次茅斯角序曲》。而人们对他的更多记忆,总是与莎士比亚、庆典仪式与喷气式战斗机联系在一起。



▲沃尔顿大半生在意大利的伊斯基亚岛度过

 

这是沃尔顿“伟大逃亡者”形象的一部分。其实这早在他孩童时期就初露端倪,1902年,沃尔顿出生在英国奥德翰烟雾弥漫的棉花小镇兰开夏。作为管风琴手和唱诗班指挥的儿子,他加入了父亲的教堂唱诗班,很早便显现了过人的天赋。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报纸上看到牛津基督教会学校正在招募带奖学金的实习生。于是,沃尔顿太太带着她十岁的儿子参加了试唱,小沃尔顿顺利地被录取了。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文化冲击”。



英国奥德翰烟雾弥漫的棉花小镇兰开夏,沃尔顿出生之地


沃尔顿在牛津的第一个学期并不如意,这个来自奥德翰的小伙子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群上流绅士的公子哥之间,他感到非常窘迫,直到他可以自如地用一种吐词快速清晰的发音来掩饰自己的兰开夏口音。不过,他从未真正摆脱过北方腔——所以我们可以想象,当他从牛津回到奥德翰时,那将是另一次的“文化冲击”。

 

通常,沃尔顿在教堂圣歌中是最高声部的领唱者,此外还很擅长一些体育项目。1916年他开始作曲,正如他自己说的,因为他害怕变声而被送回奥德翰。他运气不错,教会学校的学监托马斯•斯特朗是个头脑敏锐的音乐家,他借给沃尔顿许多现代音乐的乐谱,并将他的早期作品推荐给帕里,后者看后便预言道“这个小伙子将来必定大有作为”。斯特朗在财政上对沃尔顿鼎力相助,最终安排他成了一名大学本科生,否则的话沃尔顿就要回奥德翰当一名银行职员了。



Edith, Sacheverell and Osbert Sitwell, 1930’s 西特维尔三兄妹,活跃在英国文学、艺术领域,沃尔顿得到了Sacheverell的帮助

 

然而,期末考试没通过,沃尔顿的哥哥奥斯伯特和姐姐爱迪丝企图把他强行带回伦敦。但沃尔顿再一次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他的大学同学西特维尔说服了沃尔顿的哥哥姐姐,让他们相信沃尔顿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西特维尔一家是艺术上的先锋派,所以沃尔顿很快就在西特维尔的安排下见到了俄国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英国诗人齐格弗里德•萨松和艾略特。

 


▲没人能阻挡沃尔顿对埃尔加的音乐的喜欢


是的,这听起来就像一个童话故事。不过,虽然沃尔顿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个幸运儿,但我们不能忽视他性格中坚定不移的意志力。西特维尔的圈子并不喜欢埃尔加的音乐,但是沃尔顿喜欢,没有人可以改变他的想法。他因此回避了西特维尔一家几个星期,甚至长达十五年都未曾与他们相见。西特维尔一家确保了沃尔顿没有去音乐学院任教,因为他们认为那里会阻碍他独创性的发展。和埃尔加一样,沃尔顿是通过仔细聆听和研究乐谱学习配器的。虽然有时他被当作一个仆人般对待,但是西特维尔一家向他展示的那个世界,是当年那个去试音的小男孩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




 剩下的故事就是有关音乐了:1926年沃尔顿最具原创和创新的作品《门面》(Façade)引起了轰动;《中提琴协奏曲》先是受到音乐界权威利奥奈尔•特蒂斯(Lionel Tertis)的批判,接着在首演时由保尔•欣德米特担任独奏;《伯撒沙王的宴会》(Belshazzar’s Feast)在1931年的里兹音乐节上大获成功;为1937年乔治六世加冕仪式而作的音乐,1939年题献给海菲兹的《小提琴协奏曲》,还有战争和电影音乐。

 

战争将沃尔顿的职业生涯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是在他三十七岁之前,被看作英国音乐的“白色希望”;第二个阶段则是二战后,公众普遍认为他的事业滑坡了,当时甚至有舆论称他为“过时的威廉爵士”。1939年,他在一次新闻采访中神秘地宣称:“今天的白色希望可能会是明天的黑色绵羊(意指现在被寄予厚望的,将来可能会是害群之马)……我郑重地建议情感丰富细腻的作曲家在三十七岁那年自杀。我自己很清楚这种感受,因为在第一个鼎盛期之后,我已经消逝不再了。现在我对一切批判的诅咒都作好了准备。”



 

自1983年逝世以来,沃尔顿的名声有所衰退,那么他逝世二十五周年的纪念活动是否扩大了他的影响力呢?答案也许是“是的”,但仍需慎重。沃尔顿的很多作品至今仍被演奏,一些曾被不公平对待的晚期作品如今也得到了重新评价。最近,他的歌剧《特洛伊罗斯与克蕾茜达》(Troilus and Cressida)在圣路易歌剧院上演,独幕喜剧《熊》(The Bear)也大受欢迎。

 

那个独特的牛津教会学校与“西特维尔音乐中心”究竟造就了一个怎样的英国作曲家呢?一开始,沃尔顿可以说是集各流派的特点于一身,但很快就拥有了鲜明的个人风格。在沃尔顿的音乐中,我们听到了他在兰开夏生活时的铜管乐队;我们听到了拉威尔与斯特拉文斯基,萨蒂与普朗克;我们听到了西贝柳斯与普罗科菲耶夫,听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风靡一时的爵士风;虽然没有听到任何民间歌曲,但我们听到了讲究仪式的埃尔加,听到了他有些忧郁而又兴奋过度的神经质,甚至依稀听到了一些布里顿——很难说这是因为仰慕还是嫉妒,沃尔顿自己两者都承认了。所有这些构成了独一无二的沃尔顿。




二战后,沃尔顿的音乐质量并未下降。年轻作曲家作品中常见的急躁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狂放被更加精致与丰富的技巧掌控所代替了。《第二交响曲》因为没有延续《第一交响曲》的模式而遭到公众漠视——幸好它没有,否则该是多么让人失望啊。沃尔顿自己预言的“批判的诅咒”最终还是来了,因为二十世纪五十到六十年代恰巧是对传统音乐音调和旋律的大抵制。使事情更糟的还有他不留情面的自我批判——那个统治了他一生的钢铁般的意志同样也统治了他的整个作曲生涯,他至死都认为自己“还能做得更好”。

 

和 声




沃尔顿经常使用激烈的不和谐和声以及爵士的不规则节奏,让人们在音乐面前失去了判断力。他的抒情风格则被恰当地描绘成了“苦中有甜”,比如他在《中提琴协奏曲》中将第七级音、八级音和九级音错误地与六级音组合成音程。


电 影




沃尔顿的电影音乐特点鲜明,尤其是由劳伦斯•奥利弗执导的三部莎士比亚电影:《亨利五世》《理查德三世》与《哈姆雷特》。奥利弗说如果没有沃尔顿的音乐,他的电影将会很乏味。沃尔顿作曲《亨利五世》将于7月15日由英国老牌哈雷管弦乐团在上海大剧院进行中国首演

庆 典




沃尔顿继承了埃尔加写作庆典音乐的天资。他曾为两个加冕仪式写过音乐:1937年的进行曲《帝王桂冠》(Crown Imperial)与1953年的《明珠与节杖》(Orb and Sceptre)。


女 人



图为苏珊娜与沃尔顿,1949年


1930年至1933年间,沃尔顿与伊玛•冯•多尔贝格同居。1934年与女子爵艾丽丝•韦伯恩建立稳定的关系,直到她1948年去世。那一年末,他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向二十二岁的苏珊娜•吉尔•帕索求婚。婚后夫妇俩定居于伊斯基亚岛,在那儿建造了漂亮的别墅与花园。


原文来自《音乐爱好者》之

《威廉•沃尔顿:英国音乐的伟大“逃亡者”》

胡越菲 / 编译   微信编辑 / S


延伸阅读




哈雷管弦乐团音乐会

长按二维码即可购票

♪ ♪ ♪


别克大师系列

2016「爱上莎士比亚」系列演出

英国曼彻斯特哈雷管弦乐团音乐会
音乐总监 & 指挥马克·艾尔德爵士
大提琴王健
时间Date
2016.7.14-15 四、五 Thur. & Fri. 19:30
地点Venue
上海大剧院大剧场 Lyric Theatre, SGT
票价Tickets
¥80(公益票)/180/280/380/480/

580/680/880/1080



曲目

7月14日 周四
奥托·尼古拉《温莎的风流娘儿们》序曲
埃尔加 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 独奏/王健
德沃夏克 D小调第七交响曲
7月15日 周五
柏辽兹《李尔王》序曲
德沃夏克《奥赛罗》序曲
沃尔顿《亨利五世》 参演/马尔科姆·辛克莱、汤姆·麦凯 

*曲目以现场演出为准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以直接购票




欢迎关注服务号上海大剧院微票务

即刻体验快速、便捷的掌上购票服务

_______

剧院热线 | 400-106-8686

官方网址 | www.shgtheatre.com

票务中心 | 人民大道300号西侧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