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老放映机转动的温暖

来源:haiankaijiang    发布时间:2019-09-09 20:04:14




胶片电影,在很多人尤其是稍微上了点年纪的人心中,是一段值得回味的光景。夏日的傍晚,一块白色幕布、一个露天的空旷场地,一台电影放映机,伴随着胶片“哒哒哒”的转动声,男女老少携家带口赶来观看。时代变迁,光影的流转伴随的不再是众人的期许而是可以预见的孤独和观众的疏离。忙碌的电影放映机开始闲置起来,大批电影胶片或是被损毁,或是流入收藏市场。在多媒体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数字电影已经取代了胶片电影,但仍有一些人对胶片电影情有独钟,陈华便是其中一员。


“时光在流逝但我想让时光留住”


今年55岁的陈华是中国电影家协会电影收藏工作委员会委员,海安县影评协会理事。陈华曾经是一位农村电影放映员,上世纪90年代,胶片电影市场逐渐陷入了低迷,老陈转而来到广播站放录像。再后来电视慢慢普及,老陈离开了广播站,彻底和放映员生涯告别,内心满是不舍。


陈华在整理电影胶片(
胡仁杰摄

200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老陈在网上看到有老电影胶片出售,便一次性购买了十几部16毫米的电影胶片,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开始四处搜集电影胶片,从第一部彩色戏剧片《梁山伯与祝英台》、第一部彩色故事片《祝福》到上世纪70年代拍摄的珍贵新闻简报纪录片等,都被他从各地电影公司、网站上购买或交换过来,不知不觉中收藏数量最多时达到近万部。

 

 在老陈看来,老电影虽早已与时代脱节,却有一种永生的精神力量,每一次观看,都在搅动人们的血液与灵魂。“像《地道战》、《英雄儿女》、《小兵张嘎》、《闪闪的红星》这样的影片,看了无数遍也不会觉得厌烦。电影里经典的台词张口就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高、高、实在是高!’这些经典语句直到现在仍被广泛流传,可见老电影的影响之深。”

 

谈及自己最喜欢的藏品,老陈说最喜欢的是新影厂1975年《新闻简报》第25号、纪录片《海安之路》以及反映角斜红旗民兵团事迹的《民兵赞》。“这三部片子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新闻简报》里有咱们海安北凌公社农民体育运动会的不少画面。收藏它们不仅仅是爱好,更是传统文化的传承,从中可以了解到这个社会一步步的发展历程。”随着数字电影技术的日益成熟,胶片电影逐渐淡出银幕。电影放映机、电影胶片等这些电影老物件,都承载着一代人的观影记忆。老陈说,“时光在流逝,但我想让时光留住。”

   

“我不是为了钱是为了艺术”


2008年开始收藏胶片电影至今已有9年时间,老陈收藏的老胶片电影数量最多时达近万部,由于一直处在流转中,目前加在一起共有近5000部,除此之外还有十余台胶片电影放映机。“一部90分钟的电影,需要3516毫米或者8.75毫米的胶片,或是91235毫米的胶片,也许这近5000部电影,用几个电脑硬盘就可以装下了,但是用胶片存储却需要很大的空间。”

 

这些收藏把老陈六间四十平米左右的屋子挤得满满当当,六间收藏屋,被锈迹斑斑的盘盒装满,一同在这里被安放的还有关于青春、激情、梦想等令人血液沸腾的词语。而那些逐渐淡出人们记忆,甚至从未进入过一些人记忆的老胶片,也在老陈的收藏屋中找到了难得的归属感。“我的收藏不是为了卖了赚钱,是因为艺术。我经常自己给自己放电影看,所有的收藏我自己都看过。”

 

 不过,老陈说,最难的不是搜集这些胶片,而是保管。“电影胶片的保存一定要恒温恒湿,而在上世纪一些老电影公司改制的过程当中,不少胶片的收藏条件都达不到标准,随着时间的推移,散落在民间的胶片有一些渐渐失去收藏价值。”为了保管好收集到的胶片,老陈每天都泡在电影胶片中,一个盒子一个盒子地整理,一段胶片一段胶片地查看。“咱们海安的气候挺适合老胶片的保存的,不需要特别的温度和湿度设施帮忙。太潮湿,彩色胶片容易变色;太干燥,胶片容易卷曲断裂。”为了防止胶片粘连或是损毁,每隔一段时间,老陈就会把所有胶片重新手动导一遍片,检查每卷胶片是否有剪辑点开裂的地方,这个工程非常浩大,算起来把近5000部片子从头到尾检查一遍,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只有传承和保护才有未来和发展”


走上收藏老电影胶片之路后,老陈接触到了不少儿时遥不可及的“偶像”和知名胶片电影爱好者,“像中国电影家协会电影收藏工作委员会会长崔永元,原八一制片厂厂长王晓棠,电影《英雄儿女》王成的扮演者刘世龙,电影《奇袭》里方勇的扮演者张勇手,电影《创业》中周挺杉的扮演者张连文,《创业》中周挺杉妻子陈淑芬的扮演者李瑛,还有岳虹、叶琳琅、林强、宫喜斌、居文沛、陈学洁、白德彰等等,我这几年都一一拜访过。如果没有收藏老电影胶片,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接触到他们,他们给当初的我所带来的感动一生难忘。他们当中的不少人已经不在人世,但他们扮演的电影中的角色却在人们的记忆里留下永不磨灭的烙印。”

 

老陈说自己并不满足于自娱自乐,近年来他一直定期去机关单位、学校、养老院、社区等义务放映爱国主义电影。“尽管今天,胶片电影在技术上已经被淘汰,但它仍然具有非凡的纪念意义,所以我希望,这种传统的胶片电影及放映方式能有更多的年轻人接触,从而引起他们的注意和关注,让胶片电影能以一种文化的形式传承下去,只有传承和保护才有未来和发展。”老陈说,过段时间自己会组织办一场胶片电影爱好者联谊会,让全国的老电影爱好者欢聚一堂,与更多人分享老电影的感动,让更多的人能加入到老电影文化保护的队伍当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