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送书 | 至美娱乐圈童话,茹若《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连载(2) NO.77

来源:Aigirl2007    发布时间:2019-07-10 20:35:28




青山原不老

为雪白头


年年白发催人老,夜夜青山入梦来。

夜夜是你,青山也是你。

五年前,她用亲骨肉交换一夜成名。

五年后,一生演尽,心却空空如也。

幸而有爱相伴,才不至于徒手人间。


阅读福利

每周连载,小编会从精选留言区中抽出一名读者送出《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快来一起解读至美娱乐圈童话~

上周幸运格子


内容介绍

魏雪是电影圈的新生代小花旦,凭借处女作拿下了最佳新人奖,成为了娱乐圈新晋红人。一天,妹妹叶贝无意中闯下祸,魏雪被迫赶去与对方交涉,却意外见到了经纪公司背后的大老板裴先生。裴先生两次出手救了叶贝,牵起魏雪四年前与他有关的一段回忆和感情纠葛……


连载(2)


裴氏集团突然宣布了继承人裴宁的存在,一个岁的小女孩,这一切似乎与魏雪没有关系,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事情这么一闹,曹总和萧太都没了追究到底的心情,带着手下的人匆匆地走了。回去的路上,坐在保姆车里,魏雪静静地躺着,看着窗外不说话。戴安娜却心有余悸,一直在念叨流年不利,居然会撞上大老板裴先生。

“我听说他很少出门,外面的事多是夏小姐在打理,怎么就这么巧让我们碰上了?真是倒霉,但愿别出什么事。”戴安娜生怕今晚的事会对魏雪有影响,到时候大老板一句话,谁都保不住魏雪。

车子在魏雪的住所楼下停下,戴安娜又说:“回去好好洗洗,早点睡。贝贝年纪小不懂事可以慢慢教,别急在一时。明天晚上还要开工,徐监制说时间已经很紧迫了,年底之前不拍完,估计赶不上明年的柏林影展,那损失可就大了!我还指望你一鼓作气再拿个最佳女主角呢!”

戴安娜在业界素有“铁娘子”之称,一手带出了不少大牌,三年前从华娱跳槽到魏雪的经纪公司Tostar娱乐,做了魏雪的专职经纪人,只带她一个。

那时候魏雪还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默默无闻的小野模,只不过有些上不了台面的走秀经验,却能得到Tostar娱乐这样的公司力捧。戴安娜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背后有些什么,但魏雪从不提及,她也不会问。

这三年,魏雪在她的安排下每天进修各种课程,音乐、舞蹈、书法、形体,慢慢地练出气质,琢磨成一块美玉,才能在《花妖》这样的片子里,不被演对手戏的影帝Jayden掩盖了光芒,一夜成名。

“不用这么着急吧,你是周扒皮啊,剥削我们贫苦劳动人民?”魏雪觉得疲倦,但还是勉力笑了笑。

“那必须的呀!我说过很多次了,最佳新人奖只是演艺圈的敲门砖,你要成为娱乐圈屹立不倒的超级明星光靠这个还远远不够。多少新人拿了这个奖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你绝对不能放松啊!”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是戴安娜知道,魏雪是那种不用她说也不会放松的类型。

“行,我知道了。”魏雪点点头,下了车。

深秋的夜晚很冷,魏雪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慢慢地走进大楼。叶贝穿着断了跟的高跟鞋,一拐一拐地跟在她的身后,两人一直沉默着。进了电梯,到了顶楼的住所,开了门,魏雪在沙发上坐下,才说:“今晚的事,你有什么要解释的?”

叶贝知道魏雪不会真听戴安娜的。她一脚踹掉高跟鞋,从包里掏出烟和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事情就是这样,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叶贝说。

魏雪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也不生气。或许应该说,叶贝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已经让她没了生气的力气。

“我说过不要去招惹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呛鼻的烟味冲来,她皱眉用手挥掉。

叶贝抽着烟,一脸无所谓:“如果你肯帮我,我就不用去招惹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了。”叶贝想进娱乐圈,想出名。去年她高中毕业,兴冲冲跑来找魏雪,要魏雪介绍她进娱乐圈拍电影,魏雪二话没说拒绝了,叶贝为此闹得很凶,但魏雪铁了心,绝不松口。

然后叶贝就跑了,一个月之后再出现,已经是魏雪所在的Tostar娱乐公司旗下模特部的签约模特。魏雪气急了,一个电话打给公司老总Manna,强行要帮叶贝解约。魏雪是公司力捧的艺人,Manna买她面子,也同意了。叶贝知道之后又是一场大闹。最终魏雪妥协,只是暗中叮嘱Manna不要给她接太多工作,心想着叶贝是小孩子心性,玩一阵子厌烦了自己就会退出。

可魏雪失算了,她小看了叶贝要在这个圈子闯出一番天地的决心,或许是因为有魏雪的榜样在先,叶贝觉得自己也可以像魏雪一样大红大紫。可她不知道,魏雪为了今天付出的是什么。

想起往事,魏雪的头又开始痛起来。她揉着太阳穴,整个人都觉得如同浮在云上一般轻飘飘的。“算了,我不想再聊这个话题,很晚了,睡吧。”

话虽这么说,可那一整晚魏雪几乎就没睡着。睡前她特意放热水泡了澡,可心里有事压着,头疼就发作得越厉害,她躺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瞪着天花板,那雪白的墙面就像是银幕,一幕一幕地放着她心里的事。最终她还是披着衣服起来,坐在飘窗上看着脚下这片城市的夜景。

魏雪的房子在市中心高楼的顶层,不远处的另一栋高楼的顶层便是这个城市最有名的旋转餐厅。

那一年魏雪才十八岁,第一次去旋转餐厅吃自助餐,看着脚下的夜景兴奋得整个人都是雀跃的。她记得那时候他们约定,将来挣了钱也要买一套能看到这样美丽夜景的房子,现在她做到了。

这些原本都是已经被她埋在心里很深地方的回忆,却因为今晚意外遇到的那个人,通通都被翻了出来。

后来天就亮了,再后来她真的困了,就靠在玻璃窗上睡去,直到戴安娜打来电话才醒:“哎,你看新闻了吗?那个裴晋居然有个女儿!”

魏雪刚被电话吵醒,还是迷迷糊糊的,听到“裴晋”两个字心里一震,一下子清醒了大半:“女儿?”

“可不是吗!”戴安娜是急性子,说话噼里啪啦的不用歇气,“刚刚裴家开了记者招待会,对外宣布裴晋有一个女儿,已经四岁了。可是怎么可能?就没听说过他有女朋友,更不用说结婚了,怎么就先有了个女儿?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是真的,那这个小女孩就是裴氏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她自顾自感叹起来,“真叫人羡慕,那么大一笔财产这辈子只要活着等死了!哎哟,时间不多了,你快收拾收拾,我马上就到你家楼下。”

魏雪挂了电话,坐在床上愣愣地回不过神来。

她从未听说过裴晋有个女儿,五岁,五年前出生的,那不正是她待在巴黎的那段时间?

那段时间里,裴晋经常会从世界各地飞到巴黎去探望魏雪,天气好的时候也会带她去城里或郊外散散心,但从未提过任何关于这个孩子的只言片语。不过以她和裴晋的关系,她又凭什么要知道呢?或许裴晋真的已经偷偷结婚,有了个女儿,或者没有结婚,有女人为他生了孩子。毕竟那是裴晋,想为他生孩子的女人,大概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于是她不再去想,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从顶上冲下来,及肩的头发贴在颈脖处细腻的肌肤上。熬夜是女人的大忌,现在皮肤上蒙了一层薄油,出奇的腻滑,就像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昨晚的伤痕还在,但不明显,用粉底能掩盖住。魏雪仔细洗干净脸,又敷了一个急救面膜。

在娱乐圈混的女人,容貌就是钞票。

 

裴家的记者招待会在社会各界掀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在震惊,在这些年各方面都在猜测裴晋为何年过三十不结婚,裴家下一代后继无人的时候,这位裴先生居然闷声不吭地“造”出了一位继承人。

一个已经岁的小女孩。

她真的是裴晋的女儿?她的生母是谁?是否是合法与裴晋结合的裴夫人,还是只是裴家为了孕育下一代所找的“孕母”?

一连串的猜测接踵而来,各家报纸纷纷登出所谓的“独家分析”,却没有一个人解开一个谜团,因为他们没有任何额外的资料,除了裴家在记者招待会上给的唯一信息:裴家有了一位继承人,四岁,女,单名一个“宁”字。

裴宁。

下过一场雨,便正式入冬了。

院子里种着的花花草草大多枯了,只有墙角一丛菊花开得金灿灿。这时候阳光正好,青石板半湿半干,透着一种凛冽的味道。

樟树入冬是不枯的,这时候叶子还很茂盛。

一大早,夏瓯就让人搬了藤椅藤桌在院子里晒太阳,这时候裴晋正躺在藤椅里看报。

裴宁在台阶上和小狗玩耍。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这孩子就长这么大了。裴晋还记得那天从护士手里接过她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软软的身体,眼睛和嘴角都还是紫红色的,活脱脱一副外星人的模样,转眼间,就长成漂亮的小女孩了。

他扯了扯嘴角,朝那个小身影微微笑了笑,顺手拿起一份《生活周刊》。

封底是娱乐版,标题是——《魏雪携男友出席晚宴全场甜蜜》

穿着红色小礼服的魏雪一如既往地笑得文文静静,和她在电影里塑造的那个敢爱敢恨的花妖截然不同。她身边站了个男人。

“爸爸。”身后冷不丁响起一个清甜的声音,裴宁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了裴晋身后,认真指着报纸上的魏雪说,“这个姐姐好漂亮啊。”

裴晋回头,顺手合上手中的报纸,伸手在裴宁的脸上捏了一捏:“在爸爸眼里,小宁是最漂亮的。”

裴宁被逗得咯咯笑,顺杆爬地提出了要求:“那最漂亮的小宁可不可以不要去上舞蹈课了呀,爸爸!”

裴晋笑了,一把把裴宁抱起来放在膝上,低头轻轻嗅着她头发上淡淡的汗味:“不行哦。你不是答应过太爷爷要在他寿辰上跳舞给他祝寿吗?爸爸问过老师,你根本都还没跳熟练,小臭孩子,偷懒功夫真是一流!”

眼见着自己的提议被否决,裴宁嘴巴噘起来,低着头翻着白眼气呼呼瞪住裴晋:“爸爸一点都不疼我,我一定不是你亲生的!”

裴晋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把裴宁搂进怀里揉乱了她的长发:“傻孩子,胡说八道!”

院子里响起男人爽朗的笑声和小女孩清脆的喊叫,夏江从二楼窗户探出头去,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是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只有小宁能让裴先生这样开怀地笑。”夏瓯靠在窗的另一边,微笑着说。

夏江点点头:“他很喜欢孩子。”

“年前的时候老先生似乎提过,要给小宁找个妈妈。”夏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物色了好几个大家闺秀,大约都会在寿宴上请来。”

夏江收了笑容:“可惜他未必能如愿。”

吃晚饭的时候,裴晋似乎只是随口提起:“听说你最近吞了西城好几块地皮?你向来只打理万地院线和精诚文化的事啊。”

夏江知道自己瞒不下去,干脆直接承认:“我看那几块地很有发展潜力。”

裴晋淡淡地看着她:“西城的发展计划我们一向没有参与,没必要为了挣点小钱踩过界得罪人。”

夏江仰起头来直视裴晋:“做生意的事情向来是有钱就赚,我不怕得罪人。”

裴晋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喝着汤,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沉重起来。夏江心里已经七上八下,却硬着头皮不说话。方才的说辞,她也不知道裴先生到底信不信,只是也觉得瞒不过他。西城那几块地皮的开发商,都在裴老先生寿宴的邀请名单上,夏江知道为了这件事这几家都相当不愉快,说不准裴老先生也已经知道了。

她在赌。

赌裴先生会不会默认她插手西城地皮生意。假若他不反对,那最起码说明,他对裴老先生心里打的算盘也并不满意吧。

然而直到吃完饭,裴晋也没有再表态。夏江有点拿不准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晚上助理打电话来问她要不要约见几位相关官员谈一谈西城地皮的发展计划,她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说暂时搁置。

在裴先生身边,没有把握的事,最好的做法就是不要冒险,她很清楚这一点,绝不会以身试险。

书房里,夏瓯端了药来。

裴晋正坐在椅子里看书。他的身后,落地灯的光线打在书本上,将他的面容隐在黑暗中,这让他身上那种逼迫人的寒气又加深了几分。即使是长年陪伴他左右的夏瓯,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他走过去,把药和水放到椅子旁边的小桌上,站着没走。

裴晋从书本里抬起头来:“有事?”

夏瓯点点头:“关于小宁去学院学跳舞的事……”这时候裴晋合上书,专注地听他讲话,夏瓯稳了稳神继续说下去,“这几天宅子外面都守着不少记者,凡是车辆出入全都有人跟梢,我怕小宁如果再去学院学跳舞,会被记者拍到照片曝光。”虽然裴家已经对外宣布了裴宁这位继承人的存在,但保护她不曝光仍然是裴家的共识。

“不如请方教授到家里来教。”夏瓯说。

裴晋重新打开书本:“方教授课业很忙。”言下之意,是照例送小宁去学院。虽然如果他要求,方教授一定会答应来裴家大宅教裴宁跳舞,但他不愿意过早让裴宁享受钱与地位带来的特权。

夏瓯还想说什么,然而终究还是放弃了,点头说了声“是”,又说:“那您早点休息吧。”然后他便退了出去。

夏瓯走了,书房里恢复了宁静。窗外静静地落着雪,是今年冬天第一场雪。

裴晋身体还是不好,看了一会儿书就觉得倦怠,最近又开始吃药,咖啡也只能暂时戒掉。他放下书,将落地灯关了,周围暗下来,窗外的雪便清晰可见了。

不知怎么,今晚总是想起五年前的那一幕,大约是因为那天也下着这样的雪的关系。

那年那天,他和魏雪的第一次见面。记忆里,那次见面并不十分愉快,然而过去这么些年总还常常想起来。那天他在那个简陋的天台上等了她很久,听到身后有声响才转过身去,昏暗的灯光下,她靠在墙边,五官和神情都看不清楚,只有扑鼻而来的浓重酒味。他走过去,低声问了一句:“叶小姐?”

叶是魏雪的旧姓,她声音脸一扬,刹那间昏暗的灯光在她脸上绽放出盛夏烈日一般的光彩。

那时候的魏雪啊……裴晋慢慢地回忆着,青春、活泼、有生气,虽然什么都没有,可眼角眉梢都是骄傲,仿佛自己坐拥全世界,和昨晚在第一馔看见的低声下气给人道歉的样子截然不同。

他这样躺着看雪看了一会儿才站起来走到隔壁房间去,粉嫩装潢的房间,一盏乳白色落地灯亮着。灯下的大床边,夏江守着已经熟睡的裴宁。

“睡着了。”看见裴晋进来,夏江不出声用嘴型说。

裴晋点点头,走近后俯身去看那张熟睡的小脸,雪白的皮肤,红润的小唇,两排睫毛又浓又长,即使紧闭着双眼,也能在她脸上看出她母亲的影子。

夏江看着裴晋俯身在裴宁脸上亲了亲,然后起身离开,她便跟了出去。

“我听说你把和马曹合作的发展计划搁置了。”到了走廊上,裴晋说。

夏江没有料到裴晋会这么快得到消息。即便他把公司的许多事都全权交给她来打理,可许多事不等夏江说,他早都知道。裴晋在她身边安插了不少眼线,她心里明白,所以也知道和裴晋说话,要说实话。

“曹总太忙没时间教妹妹,我就给他多点时间。”她低头弄着手上的戒指,“她竟然敢在外面打着您的幌子招摇,我不动她已经算是放过她了。”

裴晋轻声笑了笑:“要不是看你昨天那副狠戾的样子,这几年看你对小宁的温柔模样,我都险些忘记第一次见你时你的样子了。”裴晋第一次见到夏江是在一家叫“媚色”的酒吧,夏瓯正陪他回家,接到家里电话说妹妹又在酒吧闹事跟人打了起来,裴晋见他神色着急,便让他直接先开车去了酒吧。

那天他坐在车里,看见那年才二十岁的夏江在酒吧门口和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打架,她染着粉色头发化着色彩斑斓的妆,稚嫩的脸上一点畏惧都没有。

后来他就让夏江跟在自己身边,慢慢地一点一点教会她帮自己处理生意上的事,这么一晃,多少年就过去了。

“是。我也快忘记自己以前的模样了。”夏江低眉浅笑着,嘴角浮着难得的柔和,“幸好我遇见了小宁。”还有你。

夜风很凉,裴晋低低咳了两声:“晚了,去睡吧。”


作者介绍

茹若

自由撰稿人,言情作家。

生于小镇,居于小城。愿此生无波澜,静待岁月生长。

代表作《浮生若梦》《倾城雪》《尾戒》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