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关于死亡,以及朝向永恒

来源:gaoweiqin1993    发布时间:2019-12-29 20:26:48



中午,我坐在矮矮的沥青台阶上,浴着日光,有风沙沙的声音在响。这是难得的时候,太阳已经多日不见了踪影,总使一些黑幕让天空低垂,且伴有冷雨。


我还没有从冰冷的办公室的桎梏里解脱出来,因为饥饿的缘故。多数时候,习惯伸出手去接来工作,希望从中找到一把钥匙,却仿佛陷入泥潭,越来越脱不开身。


谁能告诉我解开桎梏之钥匙藏在何处了?我愿意付他五毛钱。


只有风沙沙应答了我。


有阳光的时候,天空就变得高而远了,蓝得刺眼,我不得不闭上眼睛。


除了微温的日光,风的沙沙声,还有不知从哪里传来的轻微的机器轰鸣。着实令人讨厌。工业化城市里,文明变成了一堆垃圾。


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了旁边一株低矮的小树,开着细长且粉色的花苞,春来了,一切开花的树都要开花,一切凋零残破的身躯都将获得新生,但要除去我。


出于妒忌,我要将花苞采下,揉碎之后洒在沥青地面上,让日光缓缓蒸发它的生命,我做这些事情,非常庄重,仿佛扼杀一个还未出生的婴儿一般。


反正终究都要凋落——这是我对死有强烈兴趣的原因。




一个小镇青年的白日梦

无知·无畏·无人问津



微信ID:gaoweiqin1993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