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饮一杯人生的水银,痛一颗苍茫的心

来源:xishiqu    发布时间:2019-10-08 18:38:15
文 / fofo
资深剧评人,年观剧150+


最近看德国戏剧,都会莫名的想到“冷凝”这个词。从舞台布景到演出风格,不管多么热闹、荒诞和轻松,最终都逃不开一种浓浓的寒意。



故事梗概 

因挪用银行巨款又投资失败的男主人公博克曼,在监狱里度过了数年,出狱后一蹶不振、郁郁寡欢。他把自己封闭在狭小空间的阁楼里八年的时间,仿佛与世隔绝。八年来,博克曼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的内心一直渴望着东山再起,那份期待燃烧了他所有的热情,也掩埋了现实的残酷。剧中的博克曼曾经一度恍惚,仿佛听见有人在敲门,他幻想着那是有人来邀请他重新走马上任,回到风光的生活里,于是他在那个希望的作祟下,穿上了职业场合的西装,把欲望调到了最大化。



最感念的是演出


开场的时候,两名女子嬉戏着,跑跳、打闹,透着满满的幸福欢快。故事用最愉悦的方式开始了,却并没有按照这个基调推动下去。随着剧情的推进,在我们的眼前展现的再不是那一开始时的美好了,最心灵纯粹、亲密无间的岁月过去了。时光吞噬了容颜与健康,时光也吞噬了人的幸福与信任。她们的声音在空旷的舞台里回荡着,如幽灵般的索取,让人毛骨悚然。当舞台上的欢快归于静寂,过往的种种都成了强烈的对比,原本气氛活跃的舞台上,冷色调的层次感是愉悦的,可是没有了愉悦的人,场景就变成了冷漠。人与人之间的那份冷漠。连客套都无需一句,就准备开始对立了。舞台的场景是水泥凝筑而成的,冷凝这个词就在这样的氛围里默默上线了。整个场景像是一座监狱,困住了所有人的未来和希望,一日一日的化作坟墓,准备为破碎的生命进行埋葬。




随着剧情渐渐得知,一开始愉悦欢快跑跳的姐妹两个人,从年轻时期的玩耍打闹,慢慢走向成年后对于男人、对于爱情的明争暗斗,当爱情的欢愉逝去后,下一代生命的延续和自我的保障,又成了利益的目标。这姐妹两个人的自我追求赤裸裸的摆上了台面,也把成年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拖到了一个高潮。


与博克曼同住一楼的是他的妻子耿希尔得,夫妻俩的关系形同陌路,他们共同拥有一个儿子。虽然有婚姻牵绊,但是在感情上,博克曼深爱的是耿希尔得的姊妹艾勒,可是为了自己的事业与前途,博克曼做出了选择。当身染重病的艾勒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长久以来的某种平衡被打破了。他们的儿子一直由艾勒抚养长大,而艾勒想要的不止这些,她希望养子随着她的姓氏,陪她走完人生的最后日子。上一代的感情关系就好像是最常见的三角恋,错综复杂的围绕着几个人铺开来。是不是应该子承父业的好好经营下去;男人爱得是你还是我;儿子的姓氏应该跟着谁;我们都需要人来养老;不在一起的人为什么要住在一起。这些质疑和纠结的痛苦充斥了上一代人的生活,他们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方法战斗着。每一个人都看起来好像是弱势群体,每一个都老无所依,每一个都渴望爱来满足一生,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活的幸福。




剧中的儿子,是一条华丽丽的分水岭。他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在上一辈的故事里,他是核心也是磨心。每一个人都想要的就是他,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是他想要的。他的青春不在自己的手里,可是他想在青春逝去的尾巴里,拿回属于自己的生活。虽然前路茫茫,但是那是他的选择。他不要回到母亲身边,那让他心烦,更不想继续跟着阿姨走下去,那让他气躁,最不能面对的是父亲,那是没有下文可言日子。他想要属于他自己的生活,新的人际,新的世界,新的开始。剧中除了安排老一辈人物之外,能够和儿子这个角色匹配的,还有一个他想要的生活里的女人,算是邻家阿姨的年纪了,可是这位少不更事的儿子,义无反顾的决定跟她走,去过他们想要的生活。荒唐的人生放在普通人的眼里也许会想要咒骂,可是对有些人来说唯有这样的选择,才是对自己最好的救赎。


当儿子离去,生活的希望者和复仇品都不复存在,有许多事情的意义也就不同了。此前针锋相对的姐妹俩突然成了骨子里默契到死的妖孽怪胎,联手面对了博克曼的死亡之后,她们也找到了自己的新篇章。去放肆吧,这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希望能够追求,去挥霍吧,这人生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坚守。爱情远逝在生活的折磨里,亲情飘渺在成长的脚步里。以为能够一争高下的是荒谬的歌谣,谎言戳不戳穿都无所谓。虚伪的戴上面具,遮不住的是被扭曲过的灵魂。



这是悲情的一颗心,戳痛了所有人的软肋。

更多精彩内容,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