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老公瘫十年,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却换来一纸离婚协议… …

来源:dapei3655    发布时间:2019-11-07 21:27:09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床上?”

 

    熟睡中的柳芽儿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她吓得打了个哆嗦,猛不丁睁开眼睛,看见眼前是一个陌生男人,不由大惊失色!

 

    柳芽儿刚刚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见妈妈回来了,抱着她亲吻,她也开心地和妈妈亲吻。

 

    但妈妈的身子突然飞起来,向空中飘去,她急得大喊大叫,喉咙却像破了一样发不出来声音。

 

    她眼睁睁看着母亲的身影越来越远,急得大哭但流不出眼泪,正在着急的时候,就被这声大吼惊醒了。

 

    看着眼前这个帅气却素不相识的男人,柳芽儿吓呆了,昏昏噩噩地瞪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差点惊呼出声。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她房里怎么会钻出一个陌生男人?

 

    “楞着干什么?我问你话!回答!”男人很震怒:“你为什么爬到我床上来?”

 

    凌少川真的很震怒,他刚才在梦里明明在跟女朋友亲热,哪知道睁开眼睛却发现他亲吻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

 

    这个陌生女人怎么会在他床上?还脱得精光,她是有意制造他们睡了觉的假象,想要陷害他吗?

 

    他勃然大怒,开口就吼起来。

 

    凌少川摸不着头脑,柳芽儿更摸不着头脑,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跑到她床上来,占了她的便宜不说,还恶狠狠吼她,他到底是谁?

 

    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现在和一个陌生男人睡在一起,以后还怎么见人?

 

    柳芽儿又惊又吓,慌得六神无主,双手抱住自己,全身发抖,结结巴巴地说:“这是……是我的……我的房间……”

 

    “你的房间?”

 

    凌少川看着柳芽儿惊恐的样子十分不解,难道自己昨晚喝醉酒进错了房间?

 

    他抬头四处望望,没错啊,这房间就是他的,不由更愤怒地吼:“什么你的房间?你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是我的房间!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在我床上?说话!”

 

    柳芽儿惊慌地看着凌少川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怎么会和这个男人睡在一起?

 

    又羞又怕的柳芽儿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手忙脚乱地拖过棉被裹住自己,身体簌簌发抖。

 

    棉被拖开,凌少川看见床单上竟然有血迹,他的头“轰”地一声胀得无限大!

 

    他……他竟然还和她发生了关系?

 

    震惊了片刻,凌少川更愤怒,这个陌生女人莫名其妙爬到他床上来,毁了他的清白不说,她还哭,真是恶人先告状!

 

    可她是谁,为什么要爬上他的床?她又是怎么进来的?

 

    “你哭什么哭?”他一边忙着穿衣裤一边接连吼道:“我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为什么在我床上?你回答!”

 

    柳芽儿将身体裹在棉被里,一个劲地呜呜哭,不说话。

 

    凌少川的吼声和柳芽儿的哭声惊动了其他人,大家涌进来,看见屋里的情况,全都目瞪口呆!

 

    三天后。

 

    东城,凌家。

 

    柳芽儿穿着大红嫁衣,脸上化着新娘妆,惶恐地站在房屋中间。

 

    房间里的陈设很豪华,大红灯笼照得整间屋都红彤彤的,显得喜庆而祥和。

 

    但柳芽儿却没有喜庆的感觉,也没有新娘应该有的幸福与羞涩,而是紧张不安地绞着手指。

 

    屋子里很静,静得柳芽儿能听见自己紧张急促的呼吸声,也能听见另一个粗重的呼吸声,那是她的新郎的。

 

    拜天地,吃喜宴,柳芽儿一直懵懵懂懂,现在进了洞房,她还觉得糊里糊涂的,不敢相信自己已经结婚了。

 

    站了好一会儿,柳芽儿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向坐在床边的凌少川,他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凌少川长得很帅,脸上冷冷的表情又让他显得很酷,看见他阴冷的脸,柳芽儿的心里很不安。

 

    她知道他不想跟她结婚,只是因为三天前的那个晚上对她做了坏事,被他父亲逼着,他才不得不娶她。

 

    一想起那件事,柳芽儿心里就既害怕又气愤,他怎么可以那样对她?

 

    她是一个尚未婚嫁的大姑娘,竟然和一个男人赤身睡在一起,这叫她以后怎么见人?

 

    她的清白,她的名声,就这样毁在这个男人手里了,如果他不娶她,她又该怎么办?

 

    凌少川在床边坐了很久都没有动一动,他的心里非常苦闷。

 

    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别人眼里的禽兽,做出了所谓禽兽不如的事情,结果,就不得不娶这个陌生女人为妻,做了史上最悲催的新郎!

 

    新郎?凌少川欲哭无泪,这叫什么新郎?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陌生女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因为他无法想象,和一个一点都不熟悉的女人怎么做夫妻!

 

    他那么爱陆雨娇,以为一定会娶她为妻,可是……

 

    现在他结婚了,雨娇怎么办?

 

    他想过坚决反抗,但抗争不过父亲的高压。

 

    对凌少川来说,父亲的话就是圣旨,在他们的小家庭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和父亲作对,除非他不想活了!

 

    这个老头发起脾气来,不亚于他们的小家庭里发生十级地震!

 

    还有,三天前,他糊里糊涂和柳芽儿发生了关系后,她一直哭哭啼啼,如果他不答应娶她,没准她会寻短见。

 

    如果这女人有个三长两短,父亲还不活剥了他的皮!

 

    越想越乱,凌少川的脑袋里乱糟糟的,心里堵得发慌,他愤愤不平地想,为什么我的婚姻会成为这个样子?

 

    凌少川抬起头来,想和柳芽儿谈一谈,告诉她,他那天不是有意的,虽然他对不起她,但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不应该成为夫妻!

 

    这几天他一直想和她谈,想让她主动放弃结婚的打算,但柳芽儿躲着他,他没有找到机会。

 

    不料,当他抬头看她的时候,却发现柳芽儿正痴痴呆呆地看着他。

 

    凌少川看着她像个花痴一般发傻的样子,心里顿时反感起来,看见男人就成了这种表情,还能是什么好女人?

 

    他对她本来就没有多少好感,现在柳芽儿面目呆滞的样子更让他讨厌了。

 

凌少川的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那天晚上是不是这个女人故意爬到了他的床上?

 

   那么,就不是他对她做了什么,而是她占有了他!

 

    这个想法让凌少川震惊,难道他和父母都被这个土气得掉渣的女人给骗了?

 

    凌少川难以置信地审视着柳芽儿,看外表她还算老实,不像个有心计的女人。

 

    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许在她老实的外表下面,藏着的却是一颗无比狡诈的心!

 

    母亲说过,柳成松因为身体有残疾,父女俩日子过得很艰难,那么,这女人为了攀上他家的关系,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设计一出生米变熟饭的戏也不是不可能。

 

    那天晚上,她很可能是在他睡着了以后,悄悄溜进他的房间,弄成了和他同床的既成事实,他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有把她娶进门了。

 

    凌少川越分析越觉得是真的,不由大为窝火,瞪住柳芽儿吼起来:“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是不是?”

 

    想事情失了神的柳芽儿被凌少川的这一声大吼吓得激灵灵颤抖了一下,看见凌少川满脸厌恶的表情,她的脸红了,慌忙把头转向半边。

 

    凌少川吼了这一声后,原本想跟柳芽儿谈一谈的心情完全没有了,他翻身倒在床上,将脸转向里面,不再理她。

 

    和这种女人没什么好谈的,只要和他结了婚,她一定会像牛皮糖一样死死粘着他,缠他一辈子。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摆脱贫困,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再说,还有父母给她撑腰,父母绝不会同意他和柳芽儿分手。

 

    柳芽儿站累了,想睡觉,但她不敢上床,凌少川刚才那么凶地吼她,她有点害怕。

 

    柳芽儿慢慢退到沙发上坐下去,心里忐忑不安,回想着这三天发生的事情。

 

    那天早上,两家大人看见两个孩子睡在一起,又吃惊又尴尬,不愿意太张扬,所以匆促为他们举行了婚礼,也没有请什么客人。

 

    他们按照最古老的方式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拜过天地、父母,再夫妻对拜之后,一家人围着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凌母就将他们送进了洞房。

 

    柳芽儿跟在凌少川的身后进了新房,看见凌少川一屁股跌坐在床沿上,两手捧着头,很烦躁的样子,她心里有点害怕,不敢再往前走了。

 

    直到现在,她的心里都还不确定,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要一辈子跟着这个男人过日子。

 

    柳芽儿靠在沙发上,想着过去,想着未来,眼皮直打架,不知不觉睡着了。

 

    躺在床上的凌少川却没有睡着,他在想,如果今天是他和陆雨娇结婚,会是现在这样子吗?他会不理她吗?

 

    当然不会,和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结婚,那是莫大的幸福。

 

    可为什么新娘不是雨娇?为什么?

 

    想起陆雨娇,凌少川更加烦躁,爬起来想冲着柳芽儿发脾气,却见她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凌少川瞪大了眼睛,看着呼呼大睡的柳芽儿,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女人,洞房花烛之夜,男人不理她,她不哭不闹不说,居然还能睡得着!

 

    从前天晚上那件事情以后,柳芽儿两个晚上都没有睡一个好觉,现在已经疲倦到了极点,所以她自然能睡着。

 

    看见柳芽儿睡得这么香,凌少川又愤怒起来,他更加肯定是她有意爬上了他的床。

 

    现在她达到目的了,如愿以偿嫁进凌家享福了,所以才能够无忧无虑地睡大觉!

 

    一想到自己被这个小女人算计了,他再也不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凌少川就有满腔怒火,

 

    这个可恶的女人,凌少川恨不能卡死她!

 

    越想越愤怒,他冲动地站起来,一步一步走过去,来到沙发面前,恶狠狠瞪着柳芽儿。

 

    柳芽儿偏着头睡觉的姿势很不雅,但一张清秀的脸庞却安静得像天使。

 

    她的眉头蹙得很紧,似乎睡梦中还在为什么事情焦虑着。

 

    凌少川的手伸出去,卡向柳芽儿的脖子。

 

    他的手指还没有挨上柳芽儿的肌肤,柳芽儿的眼睛就突然睁开了,她一下跳起来,大喊:“爸爸,您怎么了?”

 

    凌少川吓一大跳,手迅速缩回来。

 

    柳芽儿看见站在面前的不是她父亲,一下急了:“我爸爸呢?爸爸!爸爸!”

 

    她转头四处找,一边找一边大喊。

 

    凌少川知道她刚做了梦,还没有清醒,他冷冷地说:“你吵什么,你爸爸在他的房间里。”

 

    “爸爸!”柳芽儿喊着转身就往出跑。

 

    “你干什么?”凌少川一把拉住她。

 

    “我爸爸摔倒了,”柳芽儿急促地说:“我去扶他起来。”

 

    凌少川将她揪回来摔进沙发里:“你给我坐下!你看清楚这是哪里,在我家里!你爸爸能摔下来吗?”

 

    柳芽儿眨了好一会儿眼睛,看见这是新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梦。

 

    她讪讪地解释说:“呃,我梦见我爸爸从床上摔下来了……”

 

    她梦见父亲从床上摔下来,头上磕了一个大洞,流了很多血,急醒了,所以睁开眼睛就找父亲,却因此没有让凌少川卡上她的脖子。

 

    凌少川不再理她,转身回到床边躺下。

 

    柳芽儿心里还在为父亲担忧,她小声说:“我想去看看我爸爸。”

 

    凌少川没有说话。

 

    柳芽儿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打开门出去了。

 

    凌少川继续躺着,过了很久,柳芽儿还没有回来,难道她父亲真的摔倒了?

 

    他忽然想起,今天他和柳芽儿新婚,如果他不跟柳芽儿一起去看看她父亲的情况,那他父亲认为他对柳芽儿不好,又会大发脾气。

 

    他赶紧爬起来跑出去,来到柳成松的房间,看见老头果然摔在地上了,柳芽儿正在用力扶他。

 

    柳成松因为半身不遂,晚上起夜不方便,在老家的时候,晚饭吃得很少,今天由于女儿结婚,在凌洪伟夫妇的劝说下,他心里也高兴,才多吃了一点,不料睡到半夜就想起夜。

 

    下床的时候不小心,他连人带轮椅都摔倒了,轮椅上有呼救铃,他不愿意惊动凌家的人,更不愿意打扰新婚的女儿,所以自己忍着往起爬,却迟迟爬不起来。

 

    柳芽儿被噩梦惊醒,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父亲在地上挣扎,她心疼得眼泪都掉出来了:“爸爸,您怎么不叫我?”

 

    柳成松颤颤巍巍地说:“你……新婚,我不能打扰你……”

 

    柳芽儿过来扶父亲,不料轮椅卡在了床脚,父亲又别在轮椅和床之间,她拖不出来轮椅,也扶不起来父亲,急得眼泪直流。

 

    正在这时,凌少川进来了,他立刻过来,小心地把轮椅从床脚取开,再把柳成松抱起来。

 

    柳芽儿急忙把轮椅扶正放在父亲身下,凌少川把柳成松轻轻放下去,接过轮椅说:“爸,我推您过去。”

 

    虽然被逼着娶了他不爱的柳芽儿,但这几天在柳成松面前,凌少川却很有礼貌。

 

    柳成松的样子是很慈祥的那种,这和凌洪伟威严的面孔完全相反,凌少川每次看见这个慈祥的老头,就会想起父亲讲过的往事。

 

    如果不是面前这个老人当年奋力救父亲,他也不会被人打击报复成为残疾人,在轮椅上渡过余生。

 

    因为这一点,凌少川的心里不由自主对老人就有一股敬意,就算不娶柳芽儿为妻,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做他的儿子,有义务供他到老。

 

    所以就算他再怎么不喜欢柳芽儿,也不在柳成松面前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结婚典礼的时候,他按照母亲的吩咐,随着柳芽儿叫了“爸爸”。

 

    柳芽儿不放心地跟在后面,见凌少川把父亲推进洗手间,又帮父亲解开裤子,抱到马桶上坐下,才推着轮椅出来,她的脸上不由泛红,心里感到很温暖。

 

    这个男人原来并不像他表面上这么冷,才结婚第一天,还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他就开始帮她照顾父亲了。

 

    这时候的柳芽儿不会知道,好男人,不等于是好丈夫。

 

    尤其是,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却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逼着结了婚,他更不可能成为好丈夫。

 

    凌少川一直守在洗手间外面,等柳成松完事了,他又把他抱上轮椅送回房里,然后问:“爸,您还需不需要什么?”

 

    柳成松慈祥地摇头:“不需要了,耽误你们休息了,你们快去睡吧。”

 

    凌少川柔和地说:“爸,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您不要客气,有什么事您叫我就行。”

 

    “好,好。”

 

    凌少川回头看了柳芽儿一眼,说:“回房了。”

 

    柳芽儿于是也向父亲打招呼:“爸爸,我们回房了,您有事一定要叫我们。”

 

    “好,好,你们快回房歇着吧。”

 

    看着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出去,柳成松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三天前发生那件事,让他对女儿的未来十分担忧,凌洪伟逼凌少川娶柳芽儿的时候,他很担心凌少川对女儿不好,没想到这孩子还不错,他放下心来。

 

    凌少川回到房里就倒床上去了。

 

    柳芽儿站了一会儿,说:“刚才,谢谢你。”

 

    凌少川不说话,柳芽儿也不敢再说什么,又退回沙发上坐下,慢慢睡着了。

 

    凌少川还是睡不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陆雨娇的影子。

 

    听见柳芽儿均匀的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