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老钥匙解码教育智慧

来源:dgxxwh0326    发布时间:2018-11-07 21:15:24

——点击蓝字,轻松关注——



曹永浩,南粤楷模、全国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校长、首届广东省职业院校杰出校长、广东省优秀共产党员、广东省师德标兵、中国好人。

出版《18岁前养成受用一生的好习惯》《班主任工作“第一现场”与“理论串烧”》等教育专著多本,在《人民教育》等发表论文30多篇,应邀赴全国各地作学术讲座100多场。

事迹曾在《人民日报》等作过专题报道。2007年,在人民大会堂受到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

作者简介



序言一


东莞市机电工程学校曹永浩校长写的这本书,既是他多年学校管理工作经验的真实呈现,也是他勤于学习、善于思考教育规律的理性总结。读毕之后细细品味,发觉其内容涉及几个教育哲学经常关注的理论问题,比如什么是好的教育?实施好的教育与好的生活有必然联系吗?关于教育理想的思考,还需要立足于本质主义思维吗?等等。再进一步思考,这些问题其实都是建立在一个话语前提之上的,即教育是人的教育,对教育的追问,也就是对人自身的追问。人的生活既是已成的,又是生成的,每个人都是从一个先于他而存在的不可选择的客观世界中起步的。然而,人的本性决定了他总是不满足于生活现状。因此,有关人的教育从诞生之日起,它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社会的理想和理想的社会,即提升人类的生活品质,使人富有良知、责任、尊严、价值,实现社会和谐发展。所以,教育的永恒前提就是理想主义。我以为,这正是他在书中表达出来的鲜明教育思想特征。


众所周知,人的存在从来就不是纯粹的存在,因为它总是涉及如何存在的问题。于是,什么才是好的生活?或者说,一个人怎样才能过好一生,并不是完全自明的。虽然,这个涉及生活本质的问题被思想家们拷问了上千年,但至今似乎仍然没有统一答案。对此,与其说是知识理性的局限,不如说是实践理性的特征,因为实践理性总是希望世界符合人自身的自由意志目标。因此,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再问就是: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还有必要继续追问它吗?尤其是在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大数据无所不在与个性化需求并存的时代,这也是一个多元化价值观与生活碎片化并存的时代。其中,由于消费主义实际上已经成为支配性的意识形态,人们大多遵循享乐主义的游戏规则,社会文化审美风尚也出现了由启蒙模式向消费模式的转换,在这种文化转型中,人们开始强调个人享受的权利,追求个人欲望的合理化。因此,关于何为好生活的认识,似乎现在比过去更不需要,而且也更难以有统一的目标了,特别是外在权威是否具有真正的权威已经不再取决于权威本身,而其约束力也并非主要针对行为的动机,因为适用于整合社会关系的价值规范及其有效性,越来越取决于现实交往关系中的博弈形式、质量、过程与结果。也就是说,在当今中国人的现实生活中,权力与资本作为抽象化的力量已将生活世界殖民化,它在很多领域方面已经成为一种霸权性的、绝对的控制力量,进而导致了人的生命存在和人与人关系的片面化和抽象化,人的内在本质与其承担的社会角色日益脱离,人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冷漠,真实的自我被掩盖和隐藏。这一严峻的现实处境意味着:如果日常生活中的理想、勤奋、诚实、互助、奉献等美德被各种虚假、浮华与喧嚣所取代,那么,我们的社会必定会失去进行长远思考的能力,而我们的教育也必然是远离真实的。在此,曹校长的经验告诉我们,大凡从事教育事业,信念伦理的绝对性和权威性是不容置疑的,必须理性地拷问教育领域中的形而上问题,才有可能自觉超越教育观念上的种种功利主义短视和实用主义的狭隘,从而自信地站在前人奠基的卓越教育思想的高度之上,同时在尊重和有效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才可能建立起真正的文化自信。


因为,就现实中国社会来看,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全能主义式的国家计划控制已从日常生活中逐渐退出,国民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曾经羞于启齿的个体价值观,其能见度或扩展性日益上升,其核心“为自己而活”成了人人皆可公开坦承的生活目标,尤其是伴随着公民法律维权事件的政治解决方式在数量上的增长,国家对个体权益正当性的确认也日益上升到制度化的层面,这从另一个方面也大大促进了人们接纳与认同个体价值观成长的现代语境的合理性。然而,在社会交易成本仍然居高难下的境况中,由于普遍缺乏以乐观主义为基础的信任机制,人们对能否获得及时而公正的权利救济的心理预期也是相当缺乏自信的。于是,每个人生活的意义都要靠自己去创造,一切都需要依靠自我来选择与担当。这时,在日益严峻的社会结构性紧张关系中,生活有没有本质重要吗?没有抓住本质的生活难道就不是好的生活?诸如此类的诘问确实让人挠头。当然,我们可以撇开或悬置这个本体性的问题,直接走向“好生活需要好的教育”的经验判断。但是,何为好的教育,似乎又人言人殊。因为,在现代社会,教育主要是通过改变个人命运来显示其存在价值的,因而判断人的社会尺度已不再是德性与信仰,而是通向职业、阶层与地位成功的各种功利性指标。特别是当教育被视为是国家拥有的、为个人和社会创造经济发展与财富增长的最重要工具时,教育消费所带来的社会差别正在改变教育本身的传统使命。于是,现代教育在本质上就成为了一个要素竞争与能力选拔的过程,这表现在当今中国社会,已普遍转化为许多家庭的一种精神焦虑:即笃信“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也就是说,当下人们的焦虑实乃生活意义短缺,即许多人在意义体系上总是感到自己处在低等级身份序列中。显然,在一个普遍需要对生活本身进行反思的年代里,虽然人们关于“何为好生活、好教育”的认识总是充满歧义和困惑,但问题本身却引人高度关注,正如英国著名哲学家怀特海所说,“在任何理解之前要先有表达,而在任何表达之前,先要有对重要性的感受”。所以,在现阶段人们对“何谓好生活,或好教育”重要性问题的共同关注的背后,有一个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大凡问题重要性的凸显,都是由于问题本身涉及某种共同的价值期待,而在这种情况下,不能选择的往往是问题的处境,而不是处境中的问题。换言之,物质繁荣并不能解决生活意义问题,生命面对的是不能承受之轻。“好教育”的问题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处境的真实性和严峻性。因此,如何让每个人因受尊重而变得有价值,且有正当性品位,自主能力强,懂得自我节制,凭借个人奋斗,内心充满强大,从而最终实现自我,这不仅是现代教育的常见内容,而且也是中职学校教育与管理特别需要反思的现实问题。可以说,曹校长以其感人的艰苦经历和成功经验给出了理论说明。


二十年前,一个刚刚毕业走出校门、踌躇满志的青年人,作为教师走进了一个“问题少年”高度集中的中等职业学校,历经犹豫、平淡、放弃、不甘、奋发等心路历程,他爱岗敬业,无私奉献,不断探索新形势下教育教学的新理念,润物无声地改变着自己的学校和学生,后来,他使学校由一所默默无闻的乡镇职中,逐渐发展成为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自己也因此成为“南粤楷模”,享誉省内外。这不仅仅是一个让人敬佩的故事,更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其中,我以为有两个关键因素促成了曹校长在今天的成就:一是信仰的支撑。教师向来被认为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在现实社会中,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不少教师同许多人一样,也被功利主义的强大力量撕去了基本的职业操守,技术主义的教学观正在将他们武装为一个能力出众的工作机器,而他们关于何为好教育的反思能力却日渐下降。显然,一个教师的教育信仰的品质,也决定了他日常教育实践的品质。然而,信仰不是仅靠口头宣称或文字表述出来的,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呈现出来的,正如马克思所说:“你可以用各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去影响孩子,可最好的方法还是你的行为。”也就是说,教师的信仰最终指向他的真实生活。当一个教师坚守着理想主义目标,以奉献的姿态去践行理想,以真爱之心去善待学生,以生活智慧去发现教育要领,那么,教育信仰对于教师的个人成长,对于教育本真意义的回归就具有关键性的作用。所以,教育的根本意义在于去引领受教育者趋向有品位的和有尊严的人生目标。这应当是教育工作者最基本的信仰。事实表明,曹校长正是这样一个执着于远大教育抱负和崇高教育信仰的人,一个孜孜不倦于学校教育管理岗位的人。二是道德领导力。大量经验证明,卓越学校的衡量标准是一个综合的体系,其中包括愿景明确、人际和谐、自由有序、朝气蓬勃、效益显著等,从这些体系来看,卓越学校的实现不能完全依赖于权力影响力和刚性的纪律与规则,必须借助师生个人与群体的心灵共鸣,方能实现学校的卓越治理。因此,校长道德领导力极为重要。所谓校长道德领导力,即在制度管理、行政管理之外,升华并借助自身道德的力量,持续不断激活师生的道德自觉、认同自觉、责任自觉与参与自觉,在情感共融、意志共建、使命共担、效果共享的路径与结构中,实现学校治理的高效与卓越。换言之,在现代科层组织中,道德影响力之所以受到重视,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群体或组织成员之间的道德承诺具有重要的价值整合与行动激励的作用,它有利于群体或组织生存能力的提升和扩展。在这里,我们可以从书中体会到曹校长用自己的管理经验证明了一句古话,即小胜在智,大胜在德。这给我们的启发是,历史上一切对人类精神生活有实质性贡献的人,都把他所追求的目标视为最高的绝对价值,这种持久的自期与坚定的信仰为他提供了执着的力量源泉,尤其是在物质生活繁荣的今天,如何解决教师灵魂的困扰与教育信仰的匮乏,已成为一个重要的教育目标。


因此,同为基层教育管理工作者,我从曹校长身上看到了“好的教育”一定与理想信念紧密相关,特别是其中蕴含的精神自励的力量和引领行动的价值。当前,虽然大多数人都已经十分厌倦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等狭隘的教育观念与方法,但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却是,人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但却做不到或难以坚持做下去。显然,日常生活的平庸性不是任何人都能发现和超越的,这是因为世俗的快乐原则经常在支配我们的价值判断和目标选择。于是,我们常常感到内心很沮丧,或者说,虽有不少快乐,但却难以感到幸福。这是为什么?究其根本原因,正如有研究指出:当前的教育问题,虽然从表面上看,是应试教育和教育的不均衡,但实质上问题的症结却是共同的:即资本和劳动力市场控制着教育资源的配置,各级各类学校逐步地为市场经济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培养后备军,而市场经济是全球化的,并由资本主宰。也就是说,由于教育被资本主导的市场经济所制约,教育——就业——高工资——体面消费——现代生活的模式,几乎成为与教育各方利益相关者的追求目标,主导了我国现代教育办学方向,造成了应试教育有效、德育教育低效或无效的局面。所谓人的全面发展,已经异化为人人都心照不宣的“挣钱——消费”的狭隘人生目标。因此,从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要求看,教育如若赢得其立足点,教育的真正价值就在于要超越事实意义上的有用性,就必须对人的本体价值有所追问,这种追问是人的深度价值所在,从而也是教育的深度价值所在。换言之,用人的教育与成人的教育,其根本区别在于思想基础的不同:前者主要关心解决问题的技术性,而后者则主要关心正确行动的理由和原则。也就是说,一旦我们着眼于考究“何为好生活”的根本意义与实践原则等问题,我们就必须追问什么是真正好的教育,以及怎么样才能实现好的教育等问题。对此,这本书给予的经验证明和思想启发值得分享。


是为序。

 

潘自勉

(作者系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副院长、教授)




自序

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选委员会秘书乌尔班·伦达尔在招待会上说,屠呦呦及其科研团队的科学发现“书写了世界医学史的重要一页”。他说:“屠呦呦从中国源远流长的历史与博大精深的传统医学中获取了青蒿素的妙方,并制造出抗击疟疾的良药。如今,青蒿素已在全球拯救了数以百万的生命,这堪称独一无二的科学壮举。”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就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份功劳。 


屠呦呦在历经300多次试验,190多个样品,2000多张卡片和大量文献后,研究团队终于在1971年发现了抗疟有效提取物。1972年,他们将这种无色的结晶体物质,命名为“青蒿素”。屠呦呦多次强调,在通往诺贝尔奖的道路上,中国传统思想的影响力功不可没。演讲最后,屠呦呦与大家分享了唐代诗人王之涣所写的《登鹳雀楼》,借以诗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希望大家去领略中国文化的魅力,发现蕴藏于传统中医药中的宝藏。


由屠呦呦又联想到莫言。


2012年128日,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莫言在瑞典学院发表演讲,他的题目是“讲故事的人”。在演讲中,莫言引用中国先贤老子所说名句“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从自己童年辍学,饱受饥饿、孤独、无书可读之苦讲起,直到在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和文学热潮中,受到沈从文、蒲松龄、徐怀中等前辈作家的影响,开始文学创作。


“不管是科学还是文学,都是通过民族与文化传统影响着世界。”随后,在谈到“民族性与传统文化”的话题时,莫言这样说道。

莫言认为,我们的文化传统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叫文以载道,就是希望通过文字来继承和发扬我们的传统文化和基本的价值观,然后借以教育国民、开启民智,这是文学创作的终极目标。


中华传统文化对传统医学、中国文学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启发与影响力是如此之巨大,对职业教育领域的启发与影响力亦是如此。


本书是笔者潜心研究传统文化,遵循传统文化教育规律,探索现代职教“真实教育”思想的结晶。“老钥匙”既是指传统文化智慧,也是指作者从事现代教育研究与实践形成的“真实教育”思想。


所谓“真实教育”,是笔者在实践“德技双高”办学理念基础上,近几年提出的职业教育思想。概括起来就是,给予真情实感,让孩子学做真人;提供真岗实练,让孩子学务实事;为孩子在未来世界的真实生活做准备。


本书在内容与形式上有以下亮点:

一是经典荟萃。全书凡100条传统文化教育名句来源于《孟子》《荀子》《墨子》《管子》《庄子》《韩非子》《周易》《论语》《左传》《礼记》《大学》《中庸》《汉书》《论衡》《楚辞》《说苑》《宋书》《弟子规》《三字经》《道德经》《战国策》《菜根谭》《后汉书》《三国志》《孙子兵法》《吕氏春秋》《韩诗外传》《颜氏家训》《贞观政要》《增广贤文》《东周列国志》以及唐诗、宋词、唐宋散文、宋明理学家经典著作、明清小品文等中华传统经典文本,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借鉴性和实践性。


二是解码实践。把多年探索的众多“真实教育”实践整理成了50篇教育案例,每篇案例配有的2条传统文化典籍中的名句,不仅有出处、释义,还有对应的教育学智慧解读。解读能纵观古今,能结合现代职教的实践,道出传统文化与现代职教一脉相承的智慧,传承性与现代性并具。现代职教案例的启迪意义与传统文化典籍名句所蕴含的教育智慧异曲同工,从而能给读者提供解决现代中职问题办法的参考和指引。


三是思想呈现。全书50个案例既有给予真情实感,让孩子学做真人的“牵手德育”案例;又有提供真岗实练,让孩子学务实事的“现代学徒制”案例;也有为孩子未来生活做准备的“学生成长十字箴言”案例。这些案例都能借助传统文化智慧,诠释现代职教需要爱心、需要信心、需要创新、需要和学生一起成长的“真实教育”思想。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书中第四辑的12篇案例是笔者兼任班主任时让学生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的教育实践故事,或许它们能从不同的角度反映笔者的“真实教育”思想。


四是创意激发。本书是“互联网+”模式下现代职教智慧的种子书。将依托“‘浩学堂’曹老师教育智库”网站“既能阅读,又能实践”的平台,把现代职教“真实教育”种子,播撒到职业教育读者群里,激发更多现代职教灵感,点燃更多现代职教研究激情,生发更多现代职教实践创意。作者将通过“智慧众筹”的方式,集聚读者群的智慧,凝聚读者群的实践,结集出版读者群自己的教育智慧“众筹书”。


在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界言必称欧洲“双元制”的今天,本书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智慧,解决现代职教的现实问题,独辟蹊径,具有借鉴意义。


本书适合从事职业教育研究的专家学者、管理人员、一线班主任、新入职教师、高等职业院校的学生等阅读使用。


曹永浩

2016322




书名: 老钥匙解码教育智慧
定价: 48.00
出版社名称: 光明日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6
作者: 曹永浩
作者地区: 中国大陆
ISBN编号: 9787519415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