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少年子弟江湖老

来源:bjws2000    发布时间:2019-06-10 19:10:37

▣文、北京往事,图、是电影《纵横四海》中的哥哥


“少年子弟江湖老”。 短短七字,古道斜阳,枫桥夜雨,舞榭歌台,多少繁华寂寞,多少人生况味,杯酒在手,惆怅漫生。最早见到这句,是在《倚天屠龙记》里,“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后来才知道,其实它是出自京剧《红鬃烈马 · 武家坡》:“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三姐不信菱花照,容颜不似当年彩楼前。”


少年时候希望自己做一个盖世英雄,锄强扶弱。后来发现,做一个盖世英雄,很难,声名之下,需要背负太多的责任,有多少英雄到最后总是无奈地说出身不由己四个字,所以长大了以后就想做一个路人,在英雄路过的时候给他鼓个掌喝个彩,若真能穿越到那个江湖世界里,开一个客栈,找一个会来事的小伙计,请一个深谙世故的说书先生,每日温一壶青梅酒,坐在柜台后面,看各路英雄各展神通,听说书先生漫话江湖,我喝我的小酒,欣赏我欣赏的英雄,便是最好的江湖,最好的生活。当然关键时刻还是要高喊一句:亲啊,要打出去打啊!


小时候看武侠,最喜欢侠客的痛快与大义,他们意气丰盈,路见不平就剑取匪首,事后拂衣而去,深藏身与名。现在再看,看到的更多的却是侠的枷锁,看到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看到侠能称为侠是因为他们被打到泥潭里,被压碎了骨头后,即便被误解、被驱使、被抹黑,依然有一身浩然气,依旧满腔情与义。


就像西毒欧阳锋,职业就是替别人解决麻烦,帮助别人解除烦恼,但是他的烦恼呢,依旧得不到解决,仍旧是明白了很多道理却没有过好自己的一生。伤心之余喝下剩下的半坛“醉生梦死”酒……


最近总是有八个字在眼前晃悠,不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是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特别是看着镜中的自己的时候,一照镜子,就特别心疼自己,想给自己跪了。一根、两根、三根、五根……白头发……然后又悲哀的发现自己有眼袋了……眼神好像也越来越混沌……20多数时,熬夜喝酒从不担心会老,30岁时感觉身体开始有微妙的变化,3奔4,叹年光过去,功名未立,叹十二月五日,雪,不大的雪,适合许愿,祈福,回忆,怀念,疗伤。叹于手心攥紧的已经潮湿的“赤子之心”,怕有一天眼睛里只剩下磨砺后的斑驳霜花,再无纯真年代的意气锋芒。


2016年只剩下21天了,时光匆匆,很多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迎接、好好感受,很多人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告别就已经形同陌路。每一天被家务、职责、应酬、工作、杂事和挑战烦扰,要有多么努力和多么的任性和韧性,才会有自己想要的生活,“空心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作,回忆着过去,担忧着未来,当下又匆匆空空。


白驹过隙,日出日落,风在吹,旗在动,心也在动,万物皆生情,心灭,天地归永寂,情或无情,生与不生,在或者不在,或许都已不重要了,说过的话、经过的事、温过的酒、闻过的香、摸过的手,也都已经不重要了。或许还是大力Q说得好,我们最终只能轻淡地说:各自安好,哪说哪了。所有的美好,并不是一时的错觉,但敌不过现实的重要。

遥远的2017,马上就要来了,还是要好好吃饭,多做运动,保持充足的睡眠,风沙、友情、爱情、泪、血、红烛、鸟笼还有那坛叫做醉生梦死的酒……还是把它们统统交给江湖,交给电影,交给相逢与相忘,人还是要给自己找一些快乐的借口好。


今日,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宜约饭。

 


大哥、哥哥与红姐,三人行,哥哥那时最好


 


欧阳峰一把火把房子烧了, 转身离去。焚烧总是告别的一种方式,忘不掉的,至少消失了。

这一场大火的名字,叫做时间,时间之后,是时间的灰烬。


只要有心,天天都是吉日,你是吉人,自有天相。


END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