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丽岙老林山:一个消逝了的山村

来源:ouhailvyou    发布时间:2018-11-07 21:46:58

最初,随一位青山白化整治的巡山员去林山,经过一片杂草爬满破败屋檐和墙体的地方时,(巡山员)对我说,这原来是一个村庄,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整村搬迁。巡山员非本地人,也只能向我描述个大概。虽然眼前一片荒凉景像,但从留存的片垣残瓦以及捣臼等这些风物犹存的旧物来看,昭示着这里曾经有一个群体在此繁衍生息。下山后,我对这个消逝了的村庄念念不忘,决心寻机再探山村。为了区别于山下的林山村,故将山上的林山称之为老林山。




探山



几个月后的一天,趁夏日午饭后的时间,我拉上现任林山村的村支部书记老章和一位同事一同上山。现年五十多岁的老章就是从林山山上迁移下来的村民,他曾在这个山上的村庄居住了二十三年。从老章言谈中,我猜想这里定有他欢乐的童年、青涩的少年和蓬勃的青年时光,承载了他人生中最温情的记忆。上山的一路,老章指着各种各样的植物都能说出名字,并向我们讲解一些草药的功效,不得不让人佩服这自小在山上长大自然赋予的本领。




上山的路其实并不长,平整的石阶也不会让人走得比较累,但因为高温的天气,我们仨不一会儿就汗湿了衣背。约摸半个钟头,就到了原林山村村庄集中居住地。微风清凉,驻足停下,暑气顿消。一段用管子引流过来的山泉,长年流水不断,但水量就只有那么一点,同事禁不住伸嘴接了喝上几口。沿石阶而上,石头垒成的老房子在蔓藤缠绕之下隐隐可见,因久无人烟,那幽深的窗洞让人看了还是有点发颤。走入一狭窄平路,路边有些石头墙壁早已坍塌,旁边的芭蕉却长得异常茂盛,与倾斜破败的石头墙相映成趣,我想画家到了这里估计会截取这场景,画出一幅美图吧。这一小段平路,似乎是一个岁月的节点,按下这个节点的按键,将我从现实带入了山村的历史,也让我切实体会到现代诗人、学者冯至所写的一句话之韵味:我在那条路上走时,好像是走着两条道路,一条路引我走近山居,另一条路是引我走到过去。




原来的林山村依山而建,具有明显的山村风貌。村庄顺应山势地形呈组团式发展。大多房子建筑材料基本为山上开采的石块建造而成,石块形状不规则,整体建筑具有粗犷、原始、山野的气息。




在一堵石头墙下边,立着一块文字碑,上面刻着“林山基建水泥路乐助金”,左边写着“名高万世传”,右边是“德大千秋记”,内容是当时捐资的人姓名与捐赠金额,最高的捐了18000元,最少的是500元。捐资建路等公益行为是典型的侨乡传统,仙岩、丽岙这些地方,许多的水泥路、河岸驳坎、公园等都是侨乡的子民自发捐资建造而成,林山村也不例外。




老章指了指前面一处被植物爬满墙壁的房子,说,这是原来的村委会办公楼。同事对于密布的卵形叶子下面,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地指着说:“你们看这是什么?这不是“三七”么?”后来我查了一下,这些植物正确的说法应是“藤三七”,也称作“土三七”,藤三七的珠芽、块茎洗净,去皮后可与瘦肉或鸡块同煮食用,治疗腰膝疼痛。老章说这种野生的三七在林山上多得是,很容易种植,是药用植物和野生蔬菜。后来还有一次在山路上碰到两个村民,一问原是约好去山上采割金银花藤。金银花自古被誉为清热解毒的良药,侨乡在国外的同胞很喜欢托回国的人带些晒干的金银花藤到海外,以备不时之需。大山是一座丰富的药用植物资源库。


寻茶



除了这些,林山上还分布着许多小茶园,林山茶叶也曾小有名气。




凡空气中湿度较大的山地区域,较适合茶树的生长。林山上植被资源丰富,空气湿润、温度适宜且漫射光较长,加上良好的土壤条件,使得茶芽柔嫩,茶叶香醇。上世纪80年代,这里育有300多亩茶叶,当年的茶农合作社成为瑞安农业龙头单位,其“清明早”玉海牌茶叶品牌声名远播,30年前就已经通过杭州、萧山、富阳等地周转至全国各地。可是随着人工采摘费的增加、山路运输的不便,这里的茶叶基地慢慢地萎缩了,曾经风光一时的品牌也转卖给了瑞安的一位茶叶老板,当前只有零星的几户农户自种自销,不成气候,不免让人望茶兴叹。




为了追寻林山茶叶那种传说已久的沁人心脾的力量,也想为林山茶叶做个推广,又一次赶在清明节前,我和几位友人在老章的指引下上山采摘茶叶,老章将我们带到他叔家的小茶园,时间正值清明节前,老章说清明前的茶采下来最好喝,这是因为清明节前采制的茶叶,受虫害侵扰少,芽叶细嫩,色翠香幽,味醇形美,是茶中佳品。同时,由于清明前气温普遍较低发芽数量有限,生长速度较慢,能达到采摘标准的产量很少,所以又有“明前茶,贵如金”之说。




我们都没有采摘茶叶的经历,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摘下叶片之上嫩绿的芽尖,感觉如获珍宝一般。据说使用微波炉能快速升温至茶叶的杀青及茶叶的烘干所需温度,令茶叶水分快速蒸发。回家后根据老章的建议,于是我们用微波炉烤制茶叶,并上网查找了自制茶叶的过程,经过分枝、摊晾、揉捻,在微波炉中分批六进六出加以反复烤制,竟然初试成功。用玻璃杯泡上一杯自制的茶汤,看着柔软的茶叶在杯中起起伏伏,喝上一口,顿时一股清香之气游入肺腑。


问计



俗话说:靠山吃山。现在,林山村看准时尚智造小镇和肯恩小镇落户在村周边的好时机,尝试发展农业休闲旅游,决心要复兴林山茶叶种植基地,加以创新,打算走茶叶采摘、炒制、科普游的路线,开辟果园种植,开发民宿,吸引市民周末前来特色休闲游。作为丽岙的一份子,衷心希望林山的强村计划能早日实现。




回到山下,看到的是一排排有序的楼房,这里是全体村民移到山下形成的新林山,房子比周边的其他村要新的多,村民们的居住条件改善了,内部的装修和城里人也可以说不相上下。但不可否认的是,像老章这样自小在山村里长大的人,即使身处喧嚣,他的内心深处永远有一隅是属于曾经朴素自然的山村生活。




简单的山村,简单的生活,早已离我们远去。一个山村的消逝,是现实,是历史,我们要尊重历史,也要正视现实。国学大家钱穆先生早在《湖上闲思录》书中提出,既要积极开拓城市文明,又不忘乡村的闲暇。虽然我们不能够让这世上任何一种事物永远保持着最初的形态,所以面对世间万物的出现与消失,应以一颗初心,珍惜和感恩当下的生活,尊重自然本身规律,让人与自然在和谐中前行。


图文:王培秋

编辑:瓯越文化 海子在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