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捧泥土

来源:szgcly    发布时间:2018-11-07 21:20:55

关注“寿州古城旅游”一见钟情

文/马从鑫

       这是一捧从祖坟地柿园的柿树下取来的泥土,我轻轻地将它放在父母的坟头上。这土虽然和墓地陵园中的泥土并沒有什么不同,但让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百里之外的祖坟地柿园。
       不久前,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宗家几位兄弟为了寻根让我当向导,驱車回到了儿时出生地一一马家柿园。儿时的马家柿园,柿树葱郁,连成一片,浓阴匝地,我是不敢进入的,在父辈的引领下才偶尔进入园中,每年岁末祭祖又都和父辈一块进入柿园,烧上纸钱,磕几个头,便离开了柿园。记忆中的柿园很大,很大,气势壮观。

      可今日的柿园已面目全非,地理区划已改变,旱地变成了水田,种下的稻子收割后留下的稻茬直挺挺地立在那里,仅剩的几株百年柿树倔强的长在田埂上,正傲视着稻茬,似乎在诉说,我是这里的主人。其中一株更是冠如华盖,身姿伟岸,郁郁葱葱,自然使我想到了儿时为什么胆小不敢进园的缘故。可现在,它是对我最大的慰藉,骚动的心安静了下来。

       是啊! 时代在变,自然地貌也随着新农村的建设在变,这正是情理之中之事,有何埋怨,有何遗憾。顿时,我坦然了。走上前去轻轻地扶摸着它的身躯,陷入了沉思。

      不知什么时候,随行的宗家弟兄提醒说,该走了。这时我才回过神来,是啊,该走了,但仍在原地未动。这时又有弟兄说道是留影,还是取土,柿树你是带不走的。弟兄的一番话再次提醒了我,这不正此行的真正目的吗?于是各自掏出手机,选择好角度,一张张柿园小影便留在手机里,留在我的记忆中。
      取土,说来也巧,离柿园不远的地方一位六旬老人正在田间劳作,听到我们要挖点土带走,他主动送来了铁锹。于是我接过铁锹,走到柿树下,用锹清除地表的脏土,将洁净的泥土装进弟兄找来的塑料袋中,归还了铁锹,缓慢地离开了柿园。可是拎在我手中的泥土越发觉得沉甸甸,塑料袋中不时地飘出泥土的芬芳。
     离开柿园已是黄昏,落日的余辉散满了大地,汽車在村级公路上奔驰,柿园渐行渐远,故土柿园,儿时的记忆是挥之不去的,像烙印深深的留在记忆中。
     又是一年岁末,又是年底祭祖的时节,我带上冥钱,纸钱,鞭炮,香,烛,更带上从柿园中带回的一捧泥土,燃起纸钱,将泥土轻轻地放在父母的坟上,纸钱燃烧升起烟雾,伴随泥土飘散的尘末,慢慢地飘向空中,飘向遥远的天际……

扫二维码关注寿州古城旅游

邮箱:15688717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