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呼伦贝尔

分手之后到底能不能做朋友?

来源:jyhaizi    发布时间:2019-01-16 08:15:00


【在这里,下班的人都找回了自己】

你 , 是 那 一 位 吗 ?




我前男友叫小明,就是你们口中的小明。


他高中闺蜜叫他小明。

有一次半夜打电话来哭诉失恋的时候,我和小明也刚刚吵完架,摔坏了那套印着可爱大熊猫的磁盘子,那是在四川玩儿的时候一起买的。当时,那碎在棕色的厨房瓷砖上的声音,其实还挺闷的。


小明就那样收起了他冷到寒冬的脸,一句一顿的安慰了那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子,一个小时零十七分钟整。


他实习同事也叫他小明。

“小明,帮我找个小插排啊,我座位上的插排放不下充电器了呢。” “小明,我一个人去吃火锅觉得又尴尬又孤单,你能不能来陪我一下啊,我在中山路这儿的那家川味了。”“小明,我妈妈这周日过生日,我送什么礼物好呢?每年都送丝巾,好俗啊。”


嗯,他陪着去挑礼物的实习同事也是个女孩子,齐耳短发,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在我们还是朋友的时候,我也叫他小明。

小明陪我去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支口红,小明在我失眠的晚上骑着单车带我遛了整个不大的小镇,小明会在我赖叽发飙的时候揉搓我的头发叫我三炮。


离不开他的晚安和温暖,我就心甘情愿沉沦。


都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

可是,盛夏毕业典礼那一天,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作为学院优秀学生代表讲完话下台的时候,看见他手里捧着一束黄玫瑰坐在下面等我。


我就那样硬拉着他的手,去花店添了五十块钱,硬生生的把黄色的友情变成了红色的爱情。


我从未追究过他爱不爱我。

反正,他一直温暖如初。


家里的水龙头和咖啡机都是他来打理的。

他还养了一些我从来没考虑过的花花草草。

他也从未错过任何一个需要仪式感的日子。




我以为我可以,毕竟他这么暖。

但是,我还是不可以,毕竟我也只是个女孩子。


分手的时候,谁都没有嘶吼。


这点还是要感谢他的。我向来是个急性子的人。缓冲视频的时候,喜欢去擦个桌子或者是涂个红指甲。过马路的时候,通常不等到绿灯亮起,对面的红灯开始了,我就开始往前大步流星的走。是小明每次都温柔地眨着他不符合性别的长睫毛跟我说,“亲爱的,你别急”。


分手的时候,我们也没着急过。


清算了所有的财产,他用过的浴巾,拖鞋,还有他养的花花草草都带走。

我还打趣说:这些花花草草足够温暖你那一世界的女闺蜜们了。


Goodbye Hug和Goodbye Kiss一样也没少。

小明还告诉我:水龙头坏了依然可以找他,没人去看电影他也依旧什么时间都可以陪我。


是啊,在找新工作第三轮面试前失眠的那个晚上,依然是他陪我打电话到我睡着。第二天,早晨也是他准时的电话喊醒了正在做着噩梦的我。他懂得我的恐惧与纠结,他也给得起我对温暖的全部期待。



我也不知道这一年的习惯,到底能不能证明我们曾经认真地相爱过。但是,我知道,分手之后你依然是我最好的异性朋友,没有之一。


小明,晚安。


这个世界的暖男们,

愿你们温柔待那些不止想和你们做朋友的姑娘。

爱与唯一并存。


END



  • 作者:Ghost.W

  • 简介:这是一个只走心不玩儿套路的卖故事的黑店。老板娘携店小二问候各位客官。

  • 公众号:卖故事的黑店(ID:sellingstory)

下班打卡
在这里,你会找到自己